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世长白之长白山 > 第141章卉罗离开风切山
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惹向了内堂,又仔细地观察冷漠表情。冷漠双手摊开,将他推至门外。

“为什么?”

“白惹,我很好,你速离去吧。”

看冷漠如些绝决,白惹也后退了,心中虽有疑惑却还是应了她的求,转身穿过花园。此时的花园,残枝满地,花瓣尽碎,满眼苍凉。他低头缓步,又感觉万箭穿心。

吾吉不依饶,朝着白惹叫嚣,“白惹,你就是个小人物,无能又软弱,还想管顾我的云姬,做梦去吧。

险些失了云姬,吾吉也是心中恼怒。

白惹下了山与银袍等人汇合,在地母宫的宫门前又看见百姓排着队进入宫内祈愿。看这排场,地母宫的名声威望已经深入人心了。地母宫的众蒂也发展近千,看来这吾吉确有几分本事的。

入夜,白惹等人在山外潜伏,彩支则凭着强大的隐身本事,化成一只蜥蜴,憩在内堂的房梁之上,探看情况。

夜深,四周寂静,冷漠也躺在床上静卧,陷入了沉睡。忽然有一点窸窸窣窣之声在堂内作响,采支警惕,翘首四望。果真有异常。在冷漠的床上,有两条长长的触须缓慢地爬上来,再看那触须好像正是从她的床下伸出来的。

这是什么异怪?就连千年的蜥蜴妖也有些发蒙了。

触须还在不断地向上升长,像两条水蛇,试探着、缠绕着,蜿蜒而上。然后那两个触须围笼过来,将冷漠的身体,紧紧地缠绕。像触角一般地,用力,吸附在冷漠的身上。

不好了,她好像在吸收冷漠体内的气息。蜥蜴有些慌张了,吐着长舌头,从梁上欲纵身而下。这时候,那紧身的触须忽然间停止了,变得脆弱僵硬,断成了一截一截。再细看那截断的触须,彩支看得真切,那应该是一条藤蔓,藤蔓缠住了冷漠,结果反倒被冷漠吸了力量。

藤蔓枝条尽碎,床下也安静了许多,看来这是八百年的异木怪无疑了。只是这地母宫下怎么会有几百年的异木怪,看来还一定深藏着什么秘密。

天将亮,彩支就去找白惹复命了。

“看来冷漠能恢复五识不是偶然,更不是所谓的奇迹。她每日吸收地母宫下几百年异木怪的力量,所以才有今天的状态,否则也绝不可能。”

“不借助任何外力,从来没有人自行恢复五识的。”

“这就是冷漠留在地母宫的原因吗?”

“或许是原因之一吧?”

“地母宫下深藏几百年异木怪,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再看看地母宫的势力发展如此之大,民众信仰加深,信徒也越来越多,这恐怕这之后有更大的阴谋。”

“是谁在操纵这一切?”

“对,他们所图的绝不是平天下、安民心、救民于疾苦吧?”

“那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细思极恐,几人面面相看。

“现在冷漠虽然恢复了一些神识,但是神识有损,还有几分残缺,这每日的藤蔓之力还是定要吸收的,所以她一定不能离开这里。”

“不管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首要,她还要继续留在地母宫。”

“师父说过,她靠近吾吉的时候,在梦境里能看到吾吉的过往,或许师父正在接近真相。师你说他还不能走,她正在揭开这个秘密?”

要说卉罗从暗渊阁出来,也就在那一日的天亮之时,她跳完舞,阁主没有再将她关于笼中。

“你想离开这里吗?”

“你是想放了我?”

“没有一个人不想从这阁中出去,可是他们要么留下命,要么就留下绝对的服从。”

“或许我已经恨你入骨了呢?你每日刑鞭凌辱,又以金笼囚禁自由,我日日惶恐,夜夜忧虑,对你的只是表现的顺从。”

“这样就足够了。”

“你为什么不杀我?”

“你就是我精心种下的一颗草籽,没有遇阳光明照,也没有遇雨水滋润,我怎么舍得你去死呢?”

“那你就不怕有一日我将你杀了吗?”

“你真有那个本事,我应该高兴啊!望眼这天下七十二城,再看凡妖之界,谁能伤我?”

“好,那从今天开始,踏出这个门,我将与你为敌,正式向你宣战。”

“好吧,卉罗丫头,我祝你达成所愿。”

卉罗披着被鞭子抽打得破烂衣衫,出了风切山。在山口,她沐着初升的阳光,深深地吸着这暗阁外的空气,仿佛整个人都新生了一般。她的眼神凌厉,又多了一些坚毅和刚强,现在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在山下,莫将和衙少相迎,俯身躬首到了近前。

“我说过,不能施礼”。

卉罗还是卉罗,但是却是不一样的卉罗。

“我姑奶卉罗终于活着回来了,从今往后,谁也不能再欺我。”

卉罗说完转向衙少,伸了食指,又抬起他的下巴,“为了救我费了不少心力吧?”

“嗯,衙少职责所在,不敢怠慢。”

“我不要你的职责,我要你真心待我。卉罗一把扯下衙少脸上的黑巾。”

衙少慌张,又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害羞了?”

在那黑巾一下,是张英俊的脸,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坦诚里又透着一点威刚。

“每个面巾之下,都是一个鲜活的人生。你这样奔波劳顿,确是辛苦了。真心待我者,荣耀加身,叛我者,粉身碎骨。”

“衙少知道。”

“那样还不够。”

“怎样?”

卉罗拍了拍衙少的脸,“衙少,你更应该是我的朋友。你为我出生入死,是真的担心我、在意我,而不是因为职责或一块令牌。”

卉罗说着,大步地向前。莫将和衙少两个相看,看着她风一样的背影。

“卉罗,去哪?”

“蜷了多日,喝喝酒去去污气。”

莫将和衙少跟随了过去,“盛名在外的暗渊阁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就是一个疯子,一个名副其实的疯子。”

“那他有没有伤你?”

卉罗挽起袖子,那破烂的衣衫下,露出一道道的伤口,新旧加上新伤,看得人触目惊心。

“有朝一日,一定要这个疯子付出代价。”

“凡成大事者,都与常人不同,有卓然之优,亦有不凡之处。或者说,他在某方面,是这个世界的先导者。”

“什么?你在赞美你的敌人?”

“即使这样,他终有一日也会覆灭,或许就在我卉罗手里,你们放心吧。”

卉罗忽然间停住脚步,指着衙少,“小哥哥,我口干舌燥,浑身酸痛,你来背我吧。”

衙少点头,低下身,有些偷笑,这是新堂主的新任务吗?

卉罗拍了拍卉罗的后背,纵身一蹦,跳到了衙少的背上。

“我是不是该减肥了?”

“那倒大可不必。”

“哈哈,”卉罗一阵爽朗笑声,双手紧搂了他的脖子。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