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纨绔的逍遥人生 > 第七十章
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从赐婚圣旨下了后,顾远便与永宁侯府绑在了一起,这次顾远所做的事,永宁侯府也参与其中。

自康元帝中毒后,第一个遭殃的便是永宁侯府,全府进了司刑寺,只等着康元帝恢复精力后再一同处置。

最让傅颜想不到的便是顾远竟说通了康郡王帮他,这也是为何顾颂一定要与周芹和离的原因吧!只因知道自己父亲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想连累周芹,想方设法的想让周芹主动和离。

耳边传来轻轻的鼾声,傅颜转头看着刚刚还在说话的人,此时双眼紧闭,神色一片安宁。

傅颜闭上眼睛,轻轻的游走思绪。

若顾宸失败了,今日永宁侯府的下场便是自己家的遭遇了,这一场拉锯战到底何事才能圆满结束。

天色方亮,顾宸便醒了,看了看睡的正香的傅颜,亲了亲她的额头,才轻轻下了床榻,往门外走去。

春日里,天气越来越暖和,早晨起床总有些困难,傅颜一到这几天就睡不醒,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床顶发愣。

顾宸何时离去的,她并不知道,前几日一直没有顾宸的消息,加之父亲与哥哥都在宫里,她心中担忧,便没休息好。

昨日知道顾宸处理好了叛乱之事,她才放下心来,睡得自然香甜。

她翻了个身,芍药便推门而入了,她将手中托盘放在洗漱室,才出来伺候傅颜穿衣。

以前傅颜并不习惯别人伺候,可是古代的衣服太难穿了,她第一次自己学着穿时,半天也没理顺,后来便让芍药茉莉两人代劳了。

“小姐,昨夜你睡下了,老爷与两位公子回府了。”茉莉是个包打听,每次有消息便想与傅颜说。

“嗯,父亲现在在何处?”傅颜有些嘶哑的嗓音问道。

“在主院陪着夫人说话,刚刚派人来问过小姐起床没。”芍药接过去回道。

“先摆饭吧,我饿了。”傅颜站起身往桌边走去。

吃过早膳,傅颜拖着步子,悠闲的往主院去,刚到门外,便听到里面轻轻的交谈声。

傅颜径直走了进去,傅周氏拍了拍身边的软塌,傅颜走过去坐下,才对傅昌平问道,“父亲找我可是有事?”

“这几日若无事,便去忠义侯府陪陪你表姐吧!你与她一般大小,从小她便最护着你。”

傅颜瘪嘴心道,怕是自己越劝越伤心哦,嘴上却乖巧的回道,“爹爹放心吧,颜儿待会就去。”

傅颜是很重视亲情的人,虽与周芹不合,可是打心底希望她能好好的,也为她这事感到惋惜。

“那就好。”傅昌平点了点头,傅周氏欣慰的拉着傅颜的手满意的拍了拍。

傅颜坐着马车赶到忠义侯府时已正午时分,忠义侯府的主子们正在用膳,傅颜径直去了老夫人的主院,恰好周芹也在此。

此刻她坐在老夫人软塌旁边,边抽泣边拿着手绢擦眼角。

“今日娘亲身体好点了,让颜儿来给您请安,顺便看看您。”傅颜看了看周芹。

“你娘有心了,难为你了。”老夫人情绪不是很高,只让傅颜坐到自己身边,傅颜乖巧的坐下来。

“外祖母,表姐怎的了?”傅颜明知故问道。

“你表姐遇到些事情,哎!你既来了,便帮我开解开解她吧!”老夫人唉声叹气的娓娓道来。

傅颜明知道怎么回事,却也假装不知道,听的很认真,周芹边听边哭的凶。

“祖母,芹儿该怎么办才好?眼看着康郡王府就要被满门抄斩了,他为了让我脱离他们家,竟使出计策让我自己离开,明明年初二都还好好的。”周芹已心乱如麻,只知哭泣,说话声音瓮声瓮气的。

“这都是命,谁也没办法帮他们!”老夫人有叹了口气。

“谁说不是呢?好好的一个郡王跟着瞎起哄,人家起事了,还是皇子,他们家却是满门抄斩的下场。”忠义侯夫人缓步走进来,看着女儿哭肿的双眼,有些心疼的叹着气。

“颜儿妹妹,你能不能让太子殿下求求情,绕过他们家?”周芹看着傅颜,眼泪汪汪的求道。

“表姐,谋反是大罪,即使做皇帝的,也没办法随心所欲的绕过谁,你忘了他吧!”傅颜见她还在异想天开,只能毫不留情的给了她当头一棒。

周芹伤心欲绝,哭的晕死过去了,傅颜只好起身辞别了外祖母,回傅府去了。

太和殿里安静的落针可闻,床榻上躺着的康元帝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此时他紧闭着双眼,顾宸手里端着一碗汤药,微微靠近床榻,轻声唤道,“父皇,该吃药了。”

康元帝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唯一让他欣慰的儿子,似用了全身力气般,哑声道,“待会将那孽障带来见朕,朕有话想问他。”

“是。”顾宸垂眸应道。

顾宸回头,对周栋点了点头,“去将三殿下带来太和殿。”

“父皇,你好好将身体调理好才是最重要的。”顾宸似有些哀痛。

康元帝摇了摇头,气息有些虚弱,“朕什么大风浪没见过,既已如此,朕也看开了,只你要振作起来。”

“父皇,儿臣……”顾宸还要再劝,却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轮椅滚动的声音。

“启禀皇上,太子殿下,三殿下到了。”贵公公禀报道。

“将他带上来。”顾宸吩咐道。

顾远自己推着轮椅慢慢进了太和殿,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康元帝,又将眼神垂下,望着脚下地面。

康元帝示意顾宸将自己扶起来,靠在床头,顾宸又将被子垫在他背后。

“顾远,……”康元帝缓了缓气息,说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般困难。

“朕问你,你到底为何要篡权夺位,为何要弑兄杀父?”说完这句话,康元帝似喘不上气一般,大口呼吸着。

顾远冷笑一声,看着康元帝,轻蔑的道,“我的腿是何人做的?”

“你查到被谁伤的?”看着康元帝说话太困难,顾宸帮着问道。

“你怎的好意思问我?你不去问问你那好母亲。”顾远本不想理会顾宸,他恨不得将顾宸抽筋扒皮,以泄心头之恨!

“你查到的是皇后所为?可是?”康元帝虚弱的问道。

“确实是查到慈安宫里一个宫女身上。”顾远咬牙说道。

康元帝摇了摇头,似笑顾远太天真,太无知。

“当年那事确实是慈安宫一个宫女被人收买害得你,却不是皇后所为,所以你也不知道静王的母妃为何被赐死的?静王为何小小年纪就被封了封地出了盛京城?”

康元帝说完后,便不再言语,示意将顾远带下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