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女纨绔的逍遥人生 > 第二十一章
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到门口也不让人跟着,见院中无人伺候,又在心中数落一通下人伺候不周,才迈腿往里走去,一直走到里间也不见人,却看见傅颜靠在软榻上睡得正香,受伤的手臂搭在软凳上。

顾宸悄悄走上前,坐在软榻旁边,伸手轻轻划过她的脸庞,傅颜似有些不舒服的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见顾宸坐在身边,傅颜又闭上眼睛在睁开,“你怎的在此?”

“来看看你,受伤可严重?”顾宸轻轻说道。

“今日之事你是否早已察觉?为何不与我父亲提前知会?”傅颜想着若他本就知道会有这一出却不声不响任其发生,心中就有些生气,也不等他分辨,语气有些呛的数落他一顿。

“抱歉,我未想到你会上来救我,还让你受了伤。”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救你受伤无所谓,可是你将我傅家至于何处?你口口声声说想娶我,却又让这事发生在傅家,皇上若责怪傅家,你当如何?”傅颜横眉怒目的看着顾宸责问道。

见傅颜真的生气了,顾宸拉住她的手,连连道歉,“颜儿,你别生气,听我说可好?”

傅颜这才缓了神色,看着他焦急的脸庞,缓缓开口,仿佛给他最后一次辩解的机会,“你说。”

“此事若未有这许多官员作证,父皇虽疼爱我,却并不希望兄弟相残,就算查到了谁身上也会揭开去,而那人见上次的事父皇未追究,便起了不该有的心。”顾宸一连串说了这么多,见傅颜缓了神色,才又道,“那人有武王爷做后台,父皇奈何不得他,却能将他赶出盛京城。”

“上次他出了那事,肯定恨死你了。”傅颜说的便是顾祈在众人面前出丑的事。

“上次我被刺杀,父皇查到他头上便没继续查了,只将他叫到宫里斥责一顿便罢了,这段时日我一直在宫里,他不便出手,我想若出来了,给他一个出手的理由,早点将他赶的远远的,也好处理赐婚的事。”顾宸缓缓的开口道,为了平息傅颜的怒火也为心中自责自己未圆滑的处理此事而气恼,更为皇上口口声声自己是他最疼爱的儿子却又不责怪害他的人而心灰意冷。

虽理解圣上不想兄弟阋墙的悲剧发生,可是若置之不理,迟早会出大乱子,这次的事,在场官员会给皇上递折子痛斥光天化日之下当着那么多官员的面行刺杀之事,会觉得他太无法无天了,自己受伤也可装装可怜,就算武王爷护着他,顾宸也要让他付出代价。

“他一直想娶宋卿,上次那姑娘被他抬进府做妾,他心里肯定会更恨我。”顾宸对傅颜露出得意的笑容。

“殿下上次还未说自己如何逃出来反而将他弄进去的。”傅颜一直很好奇,因着当日出了事他回宫便被刺杀受伤,两人一直未再见面,她更加不知道当日的具体经过。

“很简单,那婢女来找我时,我便察觉了,只假装不知,后来待那婢女领着我去了那间屋子,刚进屋我就闻到了迷香的味道,我因着长年带有解毒解迷香的药丸,便早早服下了,没一会门外有些声响,我从门缝里看了眼,顾祈带着那女子来了,那女子应是被他迷倒了,倒在他身上,他刚进屋就被我打晕过去,然后我将门反锁了,将他两的衣服摔的到处都是,又弄到床上,这才从窗户出去,在假山口便遇到你们。”顾宸还在得意,傅颜已黑了脸。

“你脱那女子衣服了?”

顾宸这才知道口误了,赶紧解释道,“那女子的衣服我并未动,只是将外衫的腰带拉开而已,只有顾祈被我脱的精光。”

“好吧,暂且相信你吧。”傅颜见顾宸一副着急忙慌的神色,便不再逗他。

“今日宴会已结束了,我可能要赶紧回盛京城了。”顾宸想回盛京城处理此事,又不舍得傅颜。

傅颜似看出他的不舍,笑着摇了摇头,拍拍他的肩膀,“待客人走了,我才能回去,今日你先行一步,明后日我回去,骑快马半日便到盛京城了。”

顾宸又不舍得她骑快马奔波劳碌,拉着她的手亲了亲,“不用着急,骑快马太累,你坐马车慢慢回来,也就一日时光便到了。”

“好。”

“那我先走了。”

“路上注意安全。”

“放心。”

顾宸离开后,傅颜又躺下休息了,这时芍药回来了,茉莉因着人手不够,去外院帮忙了。

“小姐,太子殿下带着老爷以及大公子二公子先走了,老爷连与你说一声的时间也没,让我嘱咐你多休息,待伤养好再慢慢回盛京城。”

傅家老宅又回归平静了,傅颜受伤期间家中女眷皆来探望遍了,老夫人也在嬷嬷的搀扶下来看过她一次,因着她拒绝了李柏林的婚事,老夫人对她心中有些埋怨的,却因着她受伤又心疼的不行。

拉着她的手久久不放,“你这妮子,那样危险的事,你却直直就冲上去了,也不注意自己的安危。”

“祖母,孙女不能看着太子殿下在家中出事吧!若是出了事,我家怕是要被满门抄斩了。”老夫人知道傅颜说的对,也不再继续啰嗦,只嘱咐她好好养伤,待伤好了才能下床行走,这可苦了傅颜,哪里能乖乖听话休息呢。

“祖母,孙女明白,可是孙女明日便要回盛京了,待在这里对盛京的消息太闭塞了。”傅颜再待不住了,现在正是顾宸与顾祈之间的拉扯战,她想回去打探消息也方便。

“怎的如此着急?盛京的事太子自会处理,你回去也帮不上忙啊!”老夫人有些不舍得傅颜离开,自这个小孙女回来后老夫人的笑颜也多了。

“祖母,太子这棵树,我们傅家怕是下不来了,虽他有皇上的宠爱,可是皇上的性子谁也说不准,我想回去可以跟他商量着来,以免他急功近利坏了事,他的安危便关系着傅家一家子的荣辱与共。”

老夫人摇了摇头,“你与他现下名不正言不顺,多说多错,我希望你能说话做事都保留三分,以免以后落下把柄被他抓住机会反而坏事。”

傅颜垂着头,自己从他出现便一贯信任他,却不知若他有害傅家之心怎办?自己还是太年轻,“祖母说的对,孙女太信任他也不是好事。”

说完才醒悟,这就是皇室的残酷吗?自己才刚跟他表露心迹,却已开始担心以后与他反目成仇,担心现在帮他以后便是他害傅家的把柄,傅家到底该如何抉择?

父亲已在明处站在他这边了,若一旦成亲,傅家便真的退无可退了,若以后失败,第一个被砍头的怕是傅家人吧。

从他出现后,自己从未怀疑过他会害自己,可是以后谁说的清楚呢?

老夫人见她陷入沉思,也不打扰她,杵着拐杖慢慢走出了门,门外的嬷嬷赶紧搀扶着她,慢慢走出小院。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