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康元十五年六月末,正是暑气盛时。

当今圣上因着最得圣心的嫡子顾宸从西北边关回了盛京城而心情正舒畅。

尤其那小子居然主动提及想娶傅太师傅昌平之女傅颜,却又不想逼着别人心不甘情不愿的嫁,无奈下,当今圣上请了傅太师喝茶。

扯天扯地扯了半天,才说到正题,可傅太师只低着头,既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说的当今圣上口干舌燥,才听傅太师抬起头,“皇上赎罪,此事小女需的自己同意才可,微臣做不得住。”

皇上气的不行,挥了挥手,“回家问问去。”

凤羽楼是一间坐落在皇城根下神武大街最繁华热闹地段的酒楼客栈,而说起这家集吃住玩休闲于一体的酒楼主人却是一个女子。

在这样一个繁华地方开起这样大规模的酒楼,若无一点背景,当然是开不了的。

说起这凤羽楼的老板,关于她的除了她的身家背景,还有便是她的倾城容貌。

她叫傅颜,她的父亲是这大夏朝的太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她的娘亲是忠义侯府嫡女,她的两个哥哥一个是大理寺卿,一个是九门提督五营统领。

她本也是万人追捧的对象,却因着彪悍的名声,让很多世家公子对她敬而远之。

她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她却与家人重申绝不盲婚哑嫁,她的父母初初听到这样的话,气的差点晕厥,可是却拗不过她。

在这个时代不想盲婚哑嫁确实有些特立独行,谁让这傅大小姐并非土生土长根正苗红的古代人呢,还好这个大夏朝虽民风淳朴却还算开放。

她本是现代人,因走路不看路只看手机,摔进了沟里,然后成了傅大小姐,初初来时她只有七岁,一晃眼八年过去了,慢慢从无法接受,想着各种办法想回现代,到后来遍体鳞伤,让父母以为自己的女儿精神出了问题,平白无故便会打自己,跳楼,撞墙,一一试过后,她便接受了现实,她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

对于她的种种前科,家人忧心忡忡,于是傅颜大小姐提出的任何意见,家人都奉为金玉良言,全家第一时间响应,就怕她再无故伤害自己。

而凤羽楼便是再这样的情况下诞生的。

凤羽楼的早晨总是安安静静的,偌大一个酒楼竟无一人早起,只除了一人外。

傅颜平日里睡觉睡到自然醒,从没想过早起,可近日却睡不着了,她居然会睡不着,她也很郁闷,困扰她的大事便只有她的婚事。

平日里没心没肺无忧无虑的人,却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盲婚哑嫁难过的食不下咽寝食难安。

当今圣上亲自找到傅太师谈天说地扯了半天竟是因为那二皇子看中了傅颜,话里话外的意思便是让他回家商议一下,自己便好下旨赐婚,让傅太师拒绝不得。

无奈何下,傅太师召集一家子开了个小会,意思便是傅颜就乖乖等着嫁人吧,别想东想西的,傅颜当然不干。

据说那二皇子殿下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可是那又怎样,她根本就不认识好不好,什么盲婚哑嫁都通通见鬼去吧。

傅颜有几个狐朋狗友,便是现代人说的损友,一个是安亲王府的世子顾瑾,其父安亲王爷便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一个是礼部尚书的儿子尚鑫,一个是兵部尚书的嫡女季夏茉。

那季夏茉之所以能与她成为损友,一是两人年纪相仿,另一个原因却是她看中了傅颜的大哥傅亦。

观傅颜便可知她家的颜值都是倾城美颜,可是傅颜也是最不爱打扮化妆的,平日出行都是素颜。

一大早傅颜便约来了三个最亲密的损友开大会,四人围坐在凤羽楼三层的雅间里,傅颜趴在桌子上长吁短叹,拍着桌子就开骂,“顾瑾,你那堂哥是不是没人要啊,堂堂一国皇子没人要吗?干嘛偏要找上我啊,这盛京城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个个貌美如花,何苦为难与我?”

“好了,好了,你看看你,为了这事吃不下睡不着的,一大清早的,还要翻墙偷跑出来,不是瞎折腾人吗?”季夏茉拍着傅颜的肩膀安慰着,她本是按标准的大家闺秀培养出来的,却与傅颜这样一个一点规矩都不守的人玩到一起,跟着变得也不像大家闺秀了,除了见到傅亦时才能体现出季尚书并未白费苦心。

顾瑾懒洋洋的靠坐在椅背上,微合着双眼,右手拿着折扇,一下一下的拍打着左手心,闻言瞟了她一眼,“被他看上,你可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不知道珍惜,却在这拍桌子瞪小眼,也不知他是不是眼盲了,居然能看上你这样的人。”说着还啧啧摇头,“真要成亲了,还不知谁倒霉一些,他可是盛京待嫁闺秀的梦中情人。”

听到顾瑾这样说自己,傅颜当然不干了,她猛的站了起来,就要找顾瑾拼命,季夏茉与尚鑫一左一右将她拉住,按在凳子上安慰她。

“好了,你就别煽风点火了,傅颜这本就是暴脾气,你也是不让人的性子,你两见面就要打架,却还每次有事都非得拉上一起。”

尚鑫本是文弱书生的性子,平日虽与几人来往密切,却很少开口说话,顾瑾与傅颜吵架却只有他能劝住,是以每次两人都得拉着尚鑫一起,无论是吃喝玩乐还是踏春赏景。

“你到底因何看不上我那二皇子堂兄?”被尚鑫劝了几句,傅颜也不再吵了,顾瑾也睁开了双眼,坐的一本正经,这才开始说正题。

“一没见过本人,二呢不知性情合不合,这样你让我如何答应嫁给他。”傅颜说到嫁人,就呛了起来。

“那想嫁给二堂兄的人可多了去了,也就你还挑挑拣拣的。”顾瑾虽与顾宸多年未联系,小时候还是玩的很要好。

眼见着又要开始吵了,季夏茉赶紧圆场道,“傅颜,顾瑾说的没错,二皇子殿下人长得英俊帅气,又文武双全,大夏朝确实找不出比他更出色的人了,你何苦挑挑拣拣?”

“干嘛呢,你是不想追我大哥了?居然胳膊肘往外拐。”傅颜瞟着季夏茉,听她这样说,季夏茉当下就不再开口,心中却还美滋滋的,傅颜居然承认了她的身份,虽然八字还没一撇,也不妨她先幻想一下。

“她说的没错,即使你不想嫁也没办法了,圣上若下了旨,便是定局了,现在还有回旋的余地,圣旨还未下,只是与傅伯父提了一句,所以你现在首要任务是认识二堂兄,然后再相处试试合适不合适。”顾瑾为这次的小会做了总结,看傅颜还是老大不高兴的神色,他拿着折扇就朝着她的头上敲了一下。

“若不合适呢?”傅颜捂着被他敲了的头,望着他问道。

“顾宸做为大夏朝的二皇子,当今圣上唯一的嫡子,应该不会在明知你不喜欢自己的情况下还强迫你,况且他本来还那么优秀,能看上你,我觉得有些悬,可能是因为不了解你的性格,了解了就不会再逼你嫁给他了。”

顾瑾不是瞧不起傅颜,而是傅颜除了容貌,真是一无是处,所以才能与自己相处的来。

傅颜并未反驳顾瑾贬低自己的哪些话,他说的没错,除了容貌,自己真的是一无是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自己样样不会。

“好吧,既然要结识他,我这却没有路子,那就麻烦世子了。”吵架时便连名带姓的叫,有求于人时便知道是世子了,顾瑾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傅颜。

于是四人就如何结识二皇子展开一系列的讨论,最后得出结论,“过几日大长公主六十大寿,在公主府宴请宾客,二皇子也会去,我便邀他与我一道,届时见机行事。”

定下计策,几人才喊来伙计点了菜,好好宰了吝啬小气的傅颜一顿。

书首页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