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73.强大的庆晨!
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怎么……”旗木合看着半空中的金闪闪,又看看穿胸而过的刀剑,嘴里开始渗出鲜血。

“竟然还敢对高贵的我用你这种称呼吗?杂种!”

金闪闪居高临下,傲气十足的说道。

“匍匐在地上的蝼蚁,你没有资格抬起头看我。去死吧……”

他抑扬顿挫的说着,身后的光轮光芒大振,五六把长枪又对着旗木合袭来。

而这一回,现场的众人总算有三人反应了过来。

不知火家的两个外臣加上服部科南是一起挡在了旗木合的身前。

“乓!乓!乓”

连续十几声兵戈互交的声音响起!

向旗木合袭来的几把兵器全部被这三人挡在了身前,用武器打落在地上。

“呵呵呵,杂修还有帮手吗?既然还有,那就一起收拾了。杂修的帮手不也是杂修吗?”

不屑的冷笑从金闪闪嘴中传出,下一刻他抬手一挥,身后旋转的巨大光轮绽放出更灿烂的万丈金光。

随着他的指令,数十把巨大的大剑也从光轮上脱离出去攻击向鼠由和止水三人。

一时间,四人所处的区域地板上密密麻麻地插满了宝具兵器。

鼠由和芷水不亏是紫级的专员,面对王之财宝的攻击,他们处理的是不慌不忙。

一个是抱着身体还未愈合的旗木合离开了金闪闪的攻击范围。一个则是在身前呼唤出了一道黑炎火墙,把这密集的剑雨在身前融化。

阻挡方式最奇葩的是光头男,他是取出了自己的斩魄刀,一把类似于西瓜刀的大型菜刀。

哗啦哗啦几下,七八把攻击向他的武器都被他砍断在地上。

“杂修!竟还敢毁坏我得宝具。”见自己攻击无效,且部分宝具不是被烧就是被砍。

金闪闪的脸上立时也露出恼羞成怒的表情!

他抬手欲再次攻击,但不远处的牛仁义在反应过来后,却是一声怒斥制止了他的继续胡闹。

“够了!吉尔伽美什。在动手我就让令咒命令你自杀!他们是自己人,不是你口中所谓的杂种!”

“不是杂种,那他们毁了我的宝具是真的吧。既然他们敢辉,那我就把他们的兵器给收入到我的王之财宝里。”

金闪闪的红瞳目不转睛的看着光头男旗木合的斩魄刀。

“给我让开,没看到对你又敌意吗?这种人直接杀了才能以绝后患!”

“给我闭嘴,我看还让开的是你!”

说话间,牛仁义给自己开启了斗气增益状态并把倍速开到三倍速。

刹那间,仅仅是0.05秒的功夫,他瞬身出现在吉尔伽美什的身侧,一巴掌是硬生生的唬在了后者的脸上!

金闪闪的敏捷和速度本就是弱项,在这样恐怖的速度下,没有防备的他直接被牛仁义一巴掌打翻在地。

“……”

静,死一样的静。

整个房间在牛仁义的这一巴掌后,直接是进入死寂状态。

除了金闪闪费力的从地板上爬起的“窸窣”声,现场剩下的只有几个目击者吞咽口水的声音。

光头男服部科南瞪圆自己的眼睛,不敢置信的揉了又揉。

刚才牛仁义是怎么到吉尔伽美什身边的?那身法他竟然没看到啊?!毛利大人看中的这个天才这是隐藏了多少实力。

鼠由和芷水一样看的到心惊胆颤,刚才那速度对他们而言也只是微微看到了一丝。

这要是不打巴掌而是拿把刀割喉,蓝级的普通专员恐怕连反应都来不及就会被消无声息的处理。

(这就是毛利岚大人看重的接班人吗?果然不凡,不过他手上的上杉家魔辉怕是会引起非议!)

鼠由和搭档芷水交换眼神,心中暗道。

在这一行人中,实力最弱到庆雪看着牛仁义的背影,眸间却越来越亮。

在她的被植入式教育里,有一个最基本尊则,服从毛利岚大人。而牛仁义作为毛利岚的接班人,在一定程度上亦是它的少主。

主人实力这般强,她作为属下自然会与有荣焉。

但是话说回来,召唤者和召唤物打起来。

今天这一幕也算是刷新了庆雪的眼界。

“你竟然敢打我!小子!”

金闪闪捂着自己脸,一样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牛仁义——什么玩意啊,他堂堂英雄王竟然被自己的御主打了这要是传出去,他以后还怎么混。

“打你如何,他曾是我的救命恩人。你要杀他,我难道袖手旁观。”牛仁义牛眼一瞪,据理力争道。

对于金闪闪的态度,牛仁义给自己定下的是可以礼遇但绝不能骄纵。否则最后的下场只能是和远坂时臣一个悲剧。

相比较毕恭毕敬的讨好,牛仁义更希望自己和金闪闪缔结下类似恩奇都的交情。

在fate的游戏设定里,金闪闪固然是一暴君,但也是一个看重人的灵魂本质,欣赏拥有自我意识的人。

对于感兴趣以及认可的人她会承认其“价值”所在。

也只有被金闪闪认可了价值,牛仁义才能够和他平等对话,继而使金闪闪改掉那轻敌的毛病。

而且据牛仁义所知道,金闪闪最讨厌的就是忘恩负义的人,所以现在牛仁义替旗木合打他一拳,非但不会让后者生气反而还可能会使其产生好感。

“你……”

牛仁义的回答不禁让金闪闪语塞,得……牛仁义这话说得的确是把他怼的没话说了。

要是他的救命恩人被别人杀,他同样不可能袖手旁观。

“那个……都是误会,都是误会……”

旗木合这时战了出来打起了圆场。

此刻的他已靠着自己的灵魂源质恢复了伤势,见牛仁义竟为自己打了金闪闪。

心暖的同时也意识到牛仁义在立场和态度上是站在他们这边的。而且这时在回想一下,倘若牛仁义真是上杉家的人一直利用他们。

也没道理昨天比赛的时候,把昨天那些异界人交给他们。更没道理在他们眼皮底下堂而皇之的做召唤。

要是真的是敌人,不更应该找个更加私密的地方做召唤吗?

刚才这召唤生物的攻击终究没给他造成致命伤,所以想通的他,也意识到万不可因为他,引起牛仁义和魔法生物的主仆不和。

“大人,是我对你言辞有所冒犯,抱歉了。……牛头大人,我对你用词也有失稳妥……还请见谅。”

旗木合来到金闪闪面前躬身道歉。

金闪闪这边就等着这台阶下去了,赶紧道:“哼……既然你这么说,那你的冒犯之罪就算了,来日……”

金闪闪说着又打量起旗木合等人和几人手上的兵器。

和他财宝里的宝具不同,这三人手上的武器别说是用过了,看都没看过。

不仅如此,除了武器的力量诡异莫测,这些人在手法和手段上也略微超出了他的认知。

能把他宝具烧化的黑炎;连续砍断他宝具的菜刀;电光火石间躲开他攻击的身法。

他不在人世的这些年,普通人类的实力难道都已经进化到这种地步了?

还有眼前给自己道歉的杂修,明明已经被自己的宝剑刺穿了胸口,为什么现在这杂修伤势已不药而愈。

金闪闪想到这不由的还摸了摸自己被打肿的腮帮。

和这群人想比,他的master同样是异类。

魔术师身体素质都一般的定律,放在他的御主身上显然不成立。

刚才那一击牛仁义从来到他身边并对他挥出那巴掌全程超不过0.5秒。这样的速度是放在神话时代也是数一数二的。

(这个世界似乎和以往所在的世界不太一样啊。力量体系和人类的强大程度都有异于普通人。)

牛仁义不清楚金闪闪在想什么,见他认错了且双方也打起了圆场,心里是终于出了一口气。

“抱歉,旗木专员,刚才失礼之处,还请见谅。我的从者对你失礼了。”牛仁义走到旗木合面前又是一欠身致歉。

对旗木合牛仁义抱着感激之心,过去的两年他在京都数次涉险,这个专员救过他数次。

如果真的让金闪闪把后者挂了,他绝对会过意不去一辈子。

“不打紧,不打紧,只是下次你在搞出这样的大动作,还请提前知会一声,然后……你的魔法是怎么学来的。又是谁教你的。我想你这个总该给我们解释一下吧。”

旗木合摆摆手,低下头来到牛仁义身侧小声询问。

此刻既然已确认了牛仁义和他们依然是一个阵营的,那他就得和牛仁义问清细节了。

这大晚上的不睡觉,牛仁义却在腾达酒店这种公众场合召唤这种强度的魔法生物。

这要是把东京都本部的人招来,那麻烦就大了去了。

“这……”牛仁义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还别说,这个问题同样也说到了他的痛点。

是啊,大晚上的为什么不睡觉召唤金闪闪?

他总不能说自己能从游戏里提取奖励,自己之前召唤是因为怕奖励失效不得已而为之吧。

“额……”

“我这边真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

“小子,你不用瞒着他们了。你把动静搞的那么大,不就是在敲山震虎吗?!”

一个低沉的声音这时突然从众人脚下的地洞传来,只见一条肌肉精实的胳膊从洞里伸了出来,扒在了洞壁的边缘,接着,牛仁义房间的下层尽猛然爬上来一条高大的汉子。

在场的每一个人,注意力瞬间被这个进入房间不速之客所吸引。

牛仁义认得出这男人是谁!

不就是庆晨吗!

那个几小时前把自己弄到无力抗争的庆晨!

而鼠由看他的表情更是可以用惊恐来形容,两年前悲惨回忆在他脑海中闪过,两年前君士坦丁堡——这个可怕的男人作为佣兵灭了他们国际组的近半组员。

“是你……”芷水也吓得脸色惨白,呆若木鸡,一贯冷静的他和鼠由一样回忆起了两年前的悲惨记忆!

庆晨那张脸,凡是不知火家的高级别成员都会认识,他的形象就画在不知火家的客厅。

那是他们家主不知火佐柱发誓要杀死的男人,一个曾给不知火家无上屈辱的恶魔。

庆晨本人不知道鼠由和芷水已认出了他,但他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恐惧,这令他非常满意,糟糕的心情也稍微缓和了一些。

他爬上房间,把所有人都当成了空气一样无视,直接就望着牛仁义,平静着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召唤出了这个魔法生物就逃得出我的控制了?”

牛仁义这次没有退缩,而是平静的回望对方。

现在他人多,且金闪闪在旁,该慌的应该是庆晨!

“没有,我只是为了有平等对谈的机会。”

“平等吗?”庆晨回过头,看着鼠由:“我记得你,三年前那个想和我对等说话的家臣?小子,你说说看,上次那个想和我平等说话的人,下场是什么?”

鼠由心中猛地一咯噔,上两年前,他的前任家主不知火玄间就是在要求平等对话后被立即削掉了脑袋。

“我无意与你为敌,也不想掺和进你们组织间的博弈。我只想保持中立。”

庆晨“啊?”了一声,显得很不愉快,“保持中立,还故意隐藏实力啊。保持中立还大晚上的召唤魔法生物啊?”

他上下打量了牛仁义一番:“还别说……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了!”他将视线转向金闪闪:“虽然说这召唤出来的我依然不放在眼里。”

金闪闪被刺激到了,此刻的他感觉到感觉到了极致的羞辱。

他是王!传说中的英雄王!具有王之财宝的英雄王!

现在被人如此小觑安能无动于衷?他想到此处,忍无可忍,再次运转王之财宝的宝具向庆晨袭去。

因为愤怒,向庆晨攻击的宝具,锋锐无比,威力不亚于雷鸣电轰,就看你是躲是接。

因为事出突然,牛仁义想拦下金闪闪都来不及。

庆晨刚才在下面通过组员的武魂视角其实已经把金闪闪的情报大致摸透。

那种召唤武器攻击的手段,从准备到释放至少要一秒,而这一秒的时间于他而言太慢也太无力了。

这就是所谓的猿雀蟒龙?

刷的一下,庆晨出现在了金闪闪的身边,把手按在了他的脸上,然后抓着他的头,将其整个人往自己的膝关节一撞!

“彭!”

闪闪的头在庆晨对膝盖上绽放出了一朵鲜艳的血花!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