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35.神仙打架,牛头遭殃!
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牛仁义没丝毫兴趣继续看庆晨与九宫辉夜的上一代感情纠葛。

在发现了现场的气氛极其不对劲后,他异常果断的决定把御坂真白和裴骞往餐厅外拉。

他不管裴骞同意不同意,走为上策才是王道。

牛仁义不知道庆晨是什么来路,但却知道九宫辉夜是什么来路。

这女人可不是一般人,在国安组京都部s科交任务的时候,他听说过这女人的传闻。

传说,有一个姓九宫的女人疯起来都敢打京都副指挥使。

九宫辉夜具体的实力是什么级别,牛仁义不知道。她也和自己一样不佩戴那辨识度过很高的戒指。但既然这女人都有胆子敢打副指挥,实力必然不会弱到那里去。

试想一下,这样的她如今被一个中国女人当众骂小三,这就算在场的人大多数是日本人,听不懂中国话,那看气氛也能看的出——正宫和小三要撕逼了。

鉴于九宫连京都副指挥使都敢打,那么对眼前这抢了自己男人的情敌又有何不敢下手。

清官难断家务事!

神仙打架,百姓遭殃!

他可没兴趣去劝架九宫辉夜!

这万一出了什么不了预测的事,他更怕自己的小命不保。

牛仁义只想活着!

当下,他连忙拉着裴骞和御坂真白往餐厅外走。

裴骞见这小子什么都不解释,就把自己往外拉,自然不悦的!

想要叫保镖,但牛仁义却眼疾手快手快的点了裴骞胸膛处的哑穴。

裴骞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这被牛仁义一点,顿时感觉被点之处像被电击了一样。

整个身体脖子以上的部分直接僵直了起来,舌头都不听使唤了。

“得罪了。”

牛仁义低声告罪。

他这手法算是点穴,是他通过钻研针灸找到的一个连技能都算不上的制敌技巧。

实际效果这样的效果是比武侠小说里的点穴要差上很多。

对普通人点一下,控制时间大概是10秒到20秒。

对练家子点一下则最多是让对手微微麻一下。

这种技巧得用暗劲,而牛仁义目前只练到明劲巅峰,所以这技巧在实战中使用等同于找死,几乎相当于把破绽故意露给对方。

“牛头,你干什么这么急啊。我还想看呢。”

御坂真白并没看到牛仁义对自己的父亲点穴,一双眼睛任就饶有兴趣的看着九宫辉夜和庆晨的老婆。

她是无知者无畏,那里知道九宫辉夜是那种恐怖份子。

现在的她其实最想看看那位和自己父亲认识的庆部长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从先前男女双方的谈话内容看,这剧情走向妥妥的是庆部长当年不告而别辜负了九宫辉夜,和别的女人成家。

这种以往只能在电视剧里看到的瓜,有现场看的机会为什么不看!

“她是那个组织的人,会死人的。真白,快点和我走。”

牛仁义低声在御坂真白耳边警告,同时右手直接提着裴骞再次往餐厅外走去。

他急了!

就在刚才,他和九宫辉夜完成了一次眼神交换。

从后者的眼神里,牛仁义俨然看到了这女魔头很明确的警告。

【小屁孩快滚,老娘要干仗!】

那眼神是特么,你不滚老娘就把你一起做了的眼神!

“!!!!”

御坂真白听着牛仁义的警告立刻瞪大美眸,浑然没想到那么好看的姐姐会是那个组织的成员。

“她是那个……”

“借过,借过。麻烦让我们先出去一下。”

牛仁义单手为自己开道,花了五六秒,总算把裴骞和御坂真白带出了餐厅。

可谁曾想,这时候偏偏就有个不开眼的服务生上前让牛仁义结账。

迫于影响,牛仁义只能把自己的房卡递给服务生让后者把账记在自己的住宿费上。

这个耽搁也致使了他们一行三人被拖在了餐厅的正门口。

此时,裴骞的行动力也恢复了,看着把自己拉到餐厅外的牛仁义,他怒不可遏!

这什么跟什么!

一想到这姓牛头的小子刚才对自己不仅点了穴,且还单手提着自己往出餐厅。

裴骞羞愤难当!

力气大了不起啊!

懂不懂尊老爱幼!!

“你小子……”

裴骞话音未落,一声爆响轰然在他耳边响起。

他侧头看去,芝麻大的眼睛顿时瞪大!

原来,餐厅里的两个女人开打了。

先动手的还是那个庆部长的夫人。

使用的招数是八极拳中的顶心肘。

一肘子是把餐厅正门口的墙壁给肘碎了。

蹦碎的石屑飞扬间,建筑结构的钢筋骨架都露了出来。

“啊……!!”

裴骞长大嘴巴看呆了。

以至于一个石头碎片超他飞来都没做出任何反应,在御坂真白的一声惊呼下,牛仁义救下了裴骞。

只见他一拳头对准飞来的石块一个猛击,石块在击中裴骞前被人为的改变飞行轨道。

另一边,餐厅正门处的两个女人已互相过了几招,庆晨的老婆一个进步抓住了九宫辉夜露出的破绽。

就见她手臂猛地一个横甩,衣服粘着空气,带出鞭炮炸开的脆响向九宫辉夜袭来!

那一击风驰电掣,好像棍子横扫,打折九宫手臂的同时,也击中了九宫麻衣的胸口。

活该那男服务生倒霉,九宫的身体在那击之下,是直接被打飞了起来,连带着站在门口的男服务生一起撞在了餐厅正门旁的墙壁上。

两个人胸贴背的在墙壁上贴了近三四秒,随后像画一样慢慢地滑落下。

九宫辉夜落下来的时候,胸口正闪着冰蓝色的光,可即便如此,依旧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而作为九宫辉夜的人肉垫,那男服务生落下后,眼睛之中的瞳孔都涣散了。他张开嘴巴,仿佛离了水的鱼,在拼命呼吸。

“打人如挂画!化劲?!!!!”

牛仁义一转眼就看见两个人被一齐打在墙上贴了四五秒,嘴巴都合不拢了。

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九宫辉夜吐血后,掏枪了。

国安组s科明令禁止的规定!

砰,呯,呯,呯!

随后,就是连声细微的枪响(枪上有消声器)。

面对子弹,那庆部长的夫人身体连闪,脚步如滑冰,等停下来的时候,肩膀上却是也多了一个血洞,鲜红的血液,立刻染红了嫩黄色的衣服。

九宫辉夜开枪。

而那女人硬是凭借身法躲过了三枪,只中了一枪。

“你们别动手啊。有话好好说,都是我的错行吗。”

庆晨头大如斗,这他娘的是后院起火,他想干预都不知道帮谁!这要是因为他把计划暴露了,萧墨绝对和他不死不休。

手心手背都是肉!

他现在只想说一句!

为什么九宫会来东京,不是说她被关在京都不能出来吗!

“给我闭嘴。你想办法处理这些普通人的记忆问题就是!你斩不断,我帮你斩!”

庆晨的夫人中枪之后,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就见她把肩膀一耸,吧嗒!一颗带血的弹头被她利用肌肉的力量从肌肉里弹了出来。

那种弹头本来是深深地射进了肉里,要通过手术才能取出来。可她就这么肩膀一耸,如抖灰尘一样似的。

下一刻,黄光一闪,女人的血也神奇地止住。

她侧头对庆晨面无表情的宣布完,随后就猛地一个垫步,脚掌和五指发力,带得全身都劲力鼓荡。

唰一下,整个人是如同闪电一样一边躲闪子弹一边接近九宫辉夜。

同时,她右手也浮现出类似于蜈蚣的虚影。

接着,从她的手指尖竟是喷射出了类似于黄色的气体。

九宫出于人的本能,连忙闭紧眼睛,掩住口鼻。

这个功夫,庆晨的夫人完成了对九宫辉夜的近身。

她五指并拢击向九宫的下巴。

九宫辉夜听见风声,立刻把头一扬。

庆晨的老婆手掌又变,两个手指则借机戳进了九宫的眼睛,完成了一招二龙戏珠。

九宫的两眼是被直接戳瞎,眼球如紫葡萄一样挂在了眼眶上,血流了一脸。

可即便如此,她依然没有发出一丝惨叫。

她的右手闪起类似于蓝色的光,一把带着冰霜之力的武士刀凭空在她手中出现!

再然后,她身上的伤势开始肉眼可见的恢复,被抠出的眼球自动修复回归原味。

“我……要杀你全家!”

…………

…………

“快跑,你们俩现在和我一起跑。快……”

牛仁义看到此处不再犹豫,连忙拉着裴骞和御坂真白往安全出口跑。

牛仁义很清楚,在看下去真的要死了。

就算不殃及池鱼也绝对会惊动国安组s科东京支部。

而且九宫辉夜那把刀他认得,是《死神》漫画里一护前期的领路人,女主角朽木露琪亚的那把冰属性的斩魄刀——“袖白雪”。

那把刀无论是斩魄刀柔美的外观还是斩魄刀解放的能力都算得上极品。

刀柄处的一条银白色飘带,是牛仁义认出这把刀的关键。

眼下斩魄刀都出来了!

这不是恰恰说明等会爆发的战斗要比今天下午看到的雷姆大战本间宪还要恐怖!

这特么为什么这么恐怖,我为什么这么倒霉!

“砰砰砰。”

身后的打击声继续传来。

牛仁义也第一次恨自己的速度属性不够快。

而就在他带着裴骞和御坂真白即将跑到楼梯口安全出口的刹那。

绝望的一幕出现。

在牛仁义眼睛一睁一眨的功夫。

安全通道的入口处。

庆晨的身躯拦在了他们三人的面前。

“好快的速度!”

牛仁义瞪大眸子惊愕的看着凭空出现的庆晨。

“你……”

牛仁义的呼吸凝固。

速度太快,他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都没看清庆晨是怎么过来的。

“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就别想着立即走。放心,睡一觉就行。先前的一切你都会忘记。”

庆晨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非常无奈的看向牛仁义三人——他其实不想使用幻术,但老婆在日本杀人的事情他总得掩盖。

为了让事情不扩大,牛仁义的记忆他必须修改。

下一刻,庆晨的瞳孔形状和颜色出现变化。

黑色的瞳孔由黑转蓝,慢慢的变为传说中的重瞳。

和这双眼睛一对视,牛仁义的大脑也立时感到一阵眩晕。

但近乎于同时他的被动天赋也自动被触发了。

【检测到未知的精神攻击,天赋【被遗忘者的意志】自动触发,两分钟内任何精神攻击免疫。】

随着系统提示音的响起。

牛仁义保持原样。

庆晨的眼睛则掠过一丝异色。

原因无他,裴骞和御坂真白这时已相继倒在了原地。但牛仁义好端端的依旧站着。

什么情况!?

他的冰魄魔瞳是后天移植于异世界的武魂,具有篡改他人记忆给予敌人精神攻击的能力。

一般来说,正常人和他对视都会自动陷入沉睡。

裴骞和御坂真白的反应就是最正常的。

可牛仁义是什么情况,身上没有精神力法器,为什么无效了。

他再次加大自己的瞳力对牛仁义释放了一次精神攻击。

但对常人来说足以致命的瞳力攻击打在牛仁义身上后,却如同石沉大海。

“你……小子……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毛利岚这么宝贝你是因为你精神攻击免疫。”

庆晨惊疑不定的看着牛仁义,一双已经变蓝的重瞳中露出释然的神色。

“你是谁?刚才对真白做了什么!?我可警告你,这是日本。如果我死了。等着你的……必然是无尽的追杀。好吧……我知道我是在说蠢话,你要杀便杀吧。反正以你的实力想杀任何人必然是轻而易举。我就是威胁你也没用。”

牛仁义看着庆晨,内心一片凄婉和悲凉。

现在的情况是什么呢,就是他这个穿之前是炎黄子孙的人,即将被自己曾今的同胞宰了。

只是又能怎么样呢,谁让他技不如人呢,谁让他投胎到了日本。

“呵呵……你这小子倒也有趣。”庆晨收起内心的惊骸,调侃牛仁义。“你倒是很看的清啊。也知道威胁没用。”

“请不要废话,要动手就动手。就当我倒霉,我不是你对手。”

“不抵抗了?”

“悬殊的实力差前,抵抗只是徒增痛苦,更何况你还是中国人。”

牛仁义闭紧双眼,只求痛快。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