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29.镜花水月
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下,旗木合把牛仁义召唤出“米田共”和梦中梦到镜花水月与流刃若火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完属下的描述,沙哑的男声变得慎重了起来。

“你说他看到了镜花水月的催眠?!甚至连刀的外观都看到了?你和我说一下,他看到的外观是怎么样的?”

旗木合忐忑的回答道:“大人说那把刀,刀柄是绿色的,始解后刀身和刀柄间呈六边形。中间有圆形的镂空。大人……那把刀始解后真的长那样?”

旗木合的声音是颤抖的,他其实也不知道镜花水月始解后的外观。

有关于镜花水月的能力也是从毛利岚的口述得知。

当世见过那把刀始解,依旧活的好好的。据毛利大人所述,在日本,就毛利岚一人!

目前已知的其他四名生还者,也无一不是当世顶级高手。

中国龙组组长——唐天。

欧洲教会骑士长——凯撒.泽多。

米国钢铁会会长——司尔特.拿破仑。

英国魔法师协会会长——布兰德.希尔。

如果牛仁义真的把镜花水月的外观都说对了,那除了用共鸣来解释!

其他的任何传统解释都解释不同。

而听完旗木合的陈述,电话那头的毛利岚沉默了。

电话那头传来的只有隐约可以听到的英雄交响曲。

乐曲持续的播放着,毛利岚久久不发声。

乐曲播放过了第三乐章,直至终章,男人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听筒里,播放的背景音是英雄交响曲第四乐章,此曲规模巨大、戏剧性强烈。

此变奏曲只有贝多芬二十年后创作的第九交响曲的终乐章能与之媲美。

“那孩子描述的没错,那把刀的确是长那样。看模样,真的发生共鸣了。也是,他那种免疫精神攻击的体制,用镜花水月的确最合适。”

男人的回复透着感慨和唏嘘。

“就是没想到,流刃若火竟然也共鸣,这小子共鸣的怎么全是关东的刀。”

“那小子人呢?让他接电话。我和他问点细节。”

“我……这边让他先走了,我现在身旁有两具尸体。我怕东京的同行看到,就在原地保持着结界。不过您放心,我在他身上印了风魂的印记,如果他有危险我绝对能第一时间赶到。”

“你啊……也对。”毛利岚顿了顿说:“今天的事也不能全怪你,异界人降临这种事,间接导致了你们人手不够。如果是我也会分派兵力先把实验标本送回来。”

“服部,那边还在护送实验体回来的路上,我这边就再派几个人来支援你们吧。恩……九宫带队。没问题吧。”

“九宫?九宫辉夜那魔女!!!??”

旗木合瞪大眸子,头是不由自主的摇晃起来。

九宫女魔头啊,斩魄刀雷姬的持有者。

这姐姐过来真的好吗?老大,你确定她过来不是玩的,而是来保护人的。

“老大,你确定把她派来,我担心她会惹事啊。她到东京会惹事吧。这样反而不好,我也控制不住他她。……”

“我现在要是手上有别人,我也不会派她。”毛利岚没好气的打断道。

“水木呢。我记得他应该在放假吧。”旗木合恶意满满的提议道。

“呵呵,放假。是放假。”毛利岚嗤笑一声,吐槽道:“人现在在研究所医院躺着呢,我这边还想着要批他多久的假呢。”

旗木合心头一凛,惊讶道:“怎么回事,老大。水木受伤了!?。”

旗木合口中的水木是他的同期,关系极好。

他,光头,水木,是三个仅在蓝级就获得斩魄刀认可的存在。

水木如今被打的都住院了,这也就说明水木的灵魂源质用光。

开什么玩笑。

竟然能和有斩魄刀的存在比消耗!

异界鬼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一小时前刚收到的简报,水木在舞鹤市度假的时候,碰到了一只异界鬼。对方说的语言现场的专员没人听得懂。然后水木和他打了两小时,最后力有不逮败退下来。不过对方也不好受,受了伤,打退了追兵如今不知道在舞鹤的那个犄角旮旯藏着。”

“伤他的是个什么东西?要我要我回来?”旗木合拳头捏紧杀死凛然的道。

“初步判断是一个白头发的咒术师。目前任然在逃窜中,技术部正在模拟合成它的灵魂波,等你回来,应该就抓到了。不用你出马,我这次想亲自去看看那只白发鬼是什么玩意。”

…………

…………

牛仁义乘着的士,回到了酒店。

这期间,他曾接到过御坂真白的电话。

只不过由于手机当时已接近没电,结果在他接通电话后没多久,手机就自动失联。

不得不说,御坂真白的此番通话还是很及时的,只让牛仁义沉重的心头感到了一股暖流。

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很温暖也令牛仁义心头一热。

但不多久压抑和绝望的情绪也笼罩在他的眼前。

牛仁义忽然想到自己倘若真的被国安组s科那么关注,那他和御坂真白的结局恐怕会注定有缘无分。

他生活在超能者的世界,真白却生活在普通人的乐园。

自己在继续和真白接近,真的会有好结果?

和对方走进恐怕就是害她。

相比较而言,小樱或许才是最好的目标。

最起码,小樱和她同处在那个组织,彼此间已互相照应了三年。

半小时后,牛仁义回到酒店。

心情略有些郁闷的他在进入套间后就把雷姆放了出来。

他打算先和后者好好谈谈,再去和御坂真白报个平安。

在此之前,他需要和雷姆先达成某种协议,未来的路究竟会如何他不知道,但强大了自己,终究是没有错的。

在萧薰儿不在场的情况下,此时也是他和雷姆最好的谈话时机。

至于藏在纳戒里的药老,暂且先无视。

牛仁义不信这老不死才来日本几个小时就能听懂日语。

至于此举会不会被旗木合等国安组专员窃听,牛仁义管不了那么多。

有些秘密在绝对的实力前注定是藏不住的。

既然如此,不如放开点。

最起码,牛仁义觉得旗木合应该是站在自己一边的。

并且也因为他所展露的天赋在纵容自己。

随着牛仁义放出雷姆,雷姆的魂体是直接躺倒在了牛仁义的单人床上。

看着晕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的雷姆,牛仁义摇摇头。

(你倒是睡的香,我在外面可是好一阵心惊胆战。)

他心里不断的吐槽,当其看到雷姆的大腿有一道肉眼可见的伤口时。

心中又想着自己是不是要给雷姆进行一下紧急的治疗。

他的宠物空间虽然有简单的疗伤功能,但毕竟不是专门的治疗仓。

如果想让雷姆好的快,那就必须采取一些治疗措施。

只是对鬼进行救治,真是一门麻烦的技术活。

寻常的膏药和药物都不会起作用!

简单的查看了雷姆的伤势后,牛仁义从随身的行李箱中取出银针银线打算先为雷姆缝合伤口。

具体的膏药等回头在想办法。

如此准备好救治工具,牛仁义就转身打算为雷姆缝合伤口。

然则下一刻,一把流星锤就如同变戏法一样出现在牛仁义的头旁。

很显然……雷姆醒了。

并且这起床打招呼的方式实在是太不友好。

(这异界女人打招呼方式还真是不客气,萧薰儿是用拳头,你是用锤子,怎么都这么粗鲁啊!)

牛仁义端着银针银线一动不动,心里是无奈加无语。

前方的雷姆则坐在床头,持着流星锤冷冷地望着他,又紧张的环顾四周确认起所处的环境。

大概是此前牛仁义开放了宠物空间的共享视角让雷姆看到了牛仁义是如何带她脱险的,所以,雷姆才没有立即对牛仁义痛下杀手。

如此互相沉默了好一会儿,雷姆开口问道:“你想干什么?”

“治疗。”牛仁义举了举手上的托盘的,缓缓放到床头柜上。

“银针,银线……”他说着,随后举起双手:“帮你缝合伤口。”

“我怎么能信你?你不是那个组织的大人吗?还有一个很厉害的保镖。”

“……狗屁的大人?你难道没听出来我也是被害者吗?我完全不知情自己会成为所谓的天才。而且我根本不想杀鬼……”听雷姆提到这个梗,牛仁义更无语了。

要他说多少遍,他真的只想当个普通人!

雷姆扫了眼托盘上的治疗工具,又望了眼牛仁义,一番打量后,这才将手中的流星锤缓缓放下。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对你而言把我交出去应该不应该更有利吧。”

雷姆回忆了一番,觉得牛仁义还是值得相信的,但同时又费解对方为什么对自己释放善意。

刚才在宠物空间里,雷姆几乎全程目睹了那几个试图追杀他的专员在那个眼镜男男出现后对少年毕恭毕敬的模样。

按照常理,少年既然是那伙人的一类人不应该对自己不利吗?

可事情的进展却是少年的确把她救了出来,并且没有出卖她。

为什么?

还有这少年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有关她的消息,不仅知道昂的存在甚至连艾米莉亚大人的存在也知道。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应该也发现了你现在所在的世界并不是你原本所在的世界吧。”

牛仁义清清嗓子,只打算故技重施像几个小时前忽悠萧薰儿一样也把雷姆给忽悠了。

雷姆点点头:“的确是这样,这个世界是多了好多我没见过的东西和神奇的人。不过这和你知道我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牛仁义摇摇头“关系可大了,既然你可以穿越过来?为什么我不可以穿越过到你的世界看到你的故事?”

牛氏大忽悠再次上线!

“冒昧的问一下,你和菜月昂关系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我是看到你和他表白后,才穿越回的这个世界。”

…………

…………

与此同时,东京都。

千代田区,下水道,源氏第二秘密实验室。

中华龙组的一众队员花了3小时总算完成了对这间秘密实验室全部人员的控制。

在这个源氏看重的第二实验室里,此刻除了听从萧墨的一众源氏人形傀儡,剩下的就只有打算晚上执行第一计划的龙组a组成员。

这个地下实验室由通道和房间构成,每一条通道看上去都别无二致,四面皆是厚实的金属墙。

头顶上有一条发光的灯道与通道平行延伸,走在其中任何一段,都很难感觉到与别处的区别。

房间则一共有七个。

每个房间的大小和内貌则都是长方形,四个大房间,三个小房间。

如果要和外界联系,手机也是没用的。

普通人要联系,都必须通过源氏的内网,继而接受日本国安组s科隐藏巨头源氏的监控。

拿下这实验室,对萧墨所在的龙组a组有三个必要。

其一,它的地下通道可以直达源氏第一实验室,也就是恶名远洋的靖国神社正下方。

其二,这里通讯艰难,在管控了源氏的实验人员进行伪装后,他们可以完美的实施灯下黑计划,并不被日本警察和普通的国安组s科成员骚扰。

其三,顺带窃取日本源氏的科研研究成果。

在这个国家众多的时代,各国政府隐瞒超能者、改造人、变种人等等群体的存在,将其作为自己的武器培养。

因为都花了很多的精力,所以每个国家的科研都必然有可取之处。

比方说日本,它在基因改造学和器官移植上就是明显超过别国。

今次在复仇之余,能在为国家在多做点贡献。

萧墨觉得这么冒险非常值得。

虽然在他做出这一连串决定的同时,很可能也代表着他不能活着回国。

但为了晴雪,值了!

为了复仇值了!

“怎么样,外面的情况?”

坐在实验室的核心办公室沙发上。

萧墨对刚才出去打探消息的组员,盗石问道。

盗石是一个戴着小圆墨镜,梳着老长马尾辫的矮个子。

他给自己拨了个橘子,边吃边说道:“老大,上面发生的事情,不比我们下面闹的小。我说千代田区的s科专员怎么比平时少一半呢,这绝对是是老天在帮我们啊。”

“说!……重!……点!……”

萧墨不想听这个话唠组员废话,手臂一挥,手指的无名指化为藤蔓抽打在盗石的手背上。

“说清楚,再吃!否则,就别吃!”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