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牛头人只想好好活着 > 28.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保镖的实力竟都有斗王级别?!
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意外获悉以上真相,牛仁义的心情异常沉重。

可沉重归沉重,他也不能揣着糊涂什么都不问?

见两个东京的白级专员因为旗木合对自己毕恭毕敬,他连忙打探了斩魄刀的相关信息。

“那个?斩魄刀是什么东西,你们是怎么识别的?他有斩魄刀你们又是怎么确认的。”

牛仁义一边问一边看了眼身边的旗木合,关于斩魄刀,身旁曾救过自己的男人此前可从未提及。

“额……”

两个白级专员听了牛仁义这么问,顿时傻了。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皆是露出了【哥们你是不是在逗我们玩】的表情。

京都府的未来扛把子,预定的斩魄刀持有者不知道斩魄刀是什么玩意,这开什么玩笑。

“那个……能说吗?”其中一个白级专员看了看旗木合的脸色,试探的问道。

“你们但说无妨。”旗木合环抱着胸,打算让两个白级专员在死前在多做出点贡献。

有关于斩魄刀,牛仁义也是时候知道了。如此牛仁义以后才能够更好的鞭策自身。

两个白级专员闻言,这才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其中留着寸头的专员说:

“斩魄刀是国安组s科中鬼杀队精英成员才能拥有的佩刀。总共八十一把,由s科的鬼杀队创始者,万手大人打造。”

“其中有十把是当地指挥使家族私有,其余七十一把刀,则需通过每五年的选拔获得。具体的选拔方式我们不知道,也没有观战的资格。我们只知道获得认可的精英,右手的手腕会有刀的灵魂刺青。”

“比方说,您看这位大人的右手手腕,那个标记就是斩魄刀排名第四十二位的风妖刀刺青。”

白级专员毕恭毕敬的介绍,说道最后还不忘恭维旗木合一句。

“据我所知,拥有斩魄刀的专员最低都是紫级。在蓝级程度就持有斩魄刀的,整个s科鬼杀队一共就七个。无不是各县府的天之骄子,大人请务必原谅我们两人先前的有眼不识泰山。请务必原谅。”

“那这刀能变身吗?就是变化形态?”

牛仁义继续追问。听后者说这刀是什么万手大人打造的,且每把刀主人并不固定,那他就得确认刀的具体能力了。

“变身?!变化形态?”

两个白级专员眨眨眼,不解的看向牛仁义。刀就是刀,变化形态是什么鬼。

而牛仁义这问落在旗木合耳中却好比晴天霹雳。

“你是说始解?你怎么知道的,你已经见过有人使用了?”

旗木合睁开双眼对牛仁义确认道。

为了保护牛仁义,关于斩魄刀的一切,京都府s科先前并没有主动透露过,但如今牛仁义可以说出这番话,这岂不是表示后者已见过始解的斩魄刀。

“始解?刀真能始解!!”

牛仁义五雷轰顶,世界观被颠覆了。

这世界日本同样有三大民工漫,与前世不同的是,火影,海贼王,死神这三部作品中缺了死神。被取代的是一部名字叫《罗斗大陆》的作品。

本以为死神没了就没了,没曾想竟换了个别的方式出现在自己身边。

而对于旗木合的确认,他能回什么?

总不能说是我看漫画看到的吧。

“我做梦时看到的,我曾看到过有一个人拿出了一把刀和一个紫头发的鬼魂打了起来。那把刀就能变身。”

牛仁义只能信口胡诌来圆谎了,这反正死无对证,随便怎么说都行。

“那把刀是什么样子的,有什么能力,说的具体点。”

旗木合兴奋了,组织内历来有传闻,斩魄刀会和部分使用者心灵契合产生共鸣,继而更好的发挥出刀的实力并提升修炼速度。

刀会出现在牛仁义的梦中,这不恰恰是共鸣的写照。

“刀柄是绿色的,刀身和刀柄间呈六边形。中间有圆形的镂空。那刀好像是可以催眠对手……”

牛仁义不打算无中生有,却是说了一把他记忆中比较深刻的斩魄刀。想验证一下,这世界的斩魄刀除了能始解,是否能力和外形也与他所知的相同。

他刚才描述的是《死神》反派大boss蓝染的佩刀——镜花水月始解后的样子。

“你……”

旗木合的表情从兴奋变为了凝固。

牛仁义说的这把刀他何尝不知道。

牛仁义说的这把刀,特么是东京都源家的【镜花水月】始解后的模样,是毛利大人的死敌,东京源家,源水无月的佩刀。

这刀的能力很逆天,能力是【完全催眠】,使用后可支配对手五感,让其对某特定对象的外观、形态、质量、感触、甚至气味都完全相信为主人希望的。

并且只要敌人看过一次始解,就能完全催眠对方的五感。

五年前的大比,所有斩魄刀持有者,只有拥有血轮眼并将其开发到六勾玉的人,才能豁免那把刀的催眠。

因此大人曾提醒过他们京都部的专员,在任务过程中碰到源水无月,不用多想。

逃就是了!

不逃很可能就会被操控心神,做出对己方不利的事情。

而源家那个老阴逼,对外却是把这把刀的能力,给说成了流水系的斩魄刀,把完全催眠的能力给全面掩盖了。

因此,当前知道此刀真正能力还保持自我意识的,除了京都府的毛利一系,还有的就是制作斩魄刀的万手一族。

牛仁义之前连斩魄刀都不知道,却知道镜花水月的能力,这要是不解释为发生共鸣也说不通。

这是要逼京都府和东京都大战的节奏啊。

要知道,毛利岚大人最不爽的就是源水无月,七年前,夫人的死也被毛利大人怀疑是源家人动的手。

如今对方的佩刀和他看重的女婿起了共鸣。

这显然更加大了毛利大人对源家动手的理由。

“有这把刀吗?!”

牛仁义看旗木合表情阴晴不定,再次确定。

“没有……然后你今天和我说的这件事绝对不要和外人说起,除了我和毛利大人谁都不要告诉。”

旗木合阴沉着脸嘱咐道。这件事兹事体大,决不可外传,要是让源家人知道自家的祖传宝刀和牛仁义起了共鸣,大小姐九成九得守活寡。

“那你有没有看到过这种刀,就是整把刀浑身都冒着火。使用者会命令刀身释放出如同手掌的巨大火焰包裹住敌人。我一样做梦梦到过,可刀的名字叫流刃若火,有没有这把刀。”

牛仁义看不清旗木合的表情,对方把脸全部埋在了阴影。

他隐隐觉得对方在骗自己,但又不好继续追问,只能在确认一下这世界有没有其他他所知道的斩魄刀。

他现在所说的刀是漫画《死神》中,护廷十三队总队长山本元柳斋所持有的斩魄刀。

刀名流刃若火。

号称拥有尸魂界最强的攻击力,是炎系最强的斩魄刀。

牛仁义觉得这把刀要是有,未来未尝不可抢过来玩玩。

到时候要是他能练焚决,心许还能把这把刀的火焰给收了。

而他那里知道,他的这个问题一径被问出,直接问道了最禁忌的地方。

随着他话音落下,身边两个白级专员和旗木合一起变了脸色。

流刃若火,这把刀可是东京都指挥使橘右京的佩刀,橘家的传家宝!

这把刀你特么也共鸣了!

两个白级专员在反应过来后,却是一个对眼,兵分两路转身就逃。

有人都惦记上了自家家主的佩刀,在不逃下等死吧。

“魂法.风禁领域。”

旗木合这边反应更快,抬手手腕上的刺青一闪,一道无形的青色光壁把兵分两路的两个白级专员笼罩其中。

一位白级专员试图拿出玉牌请求支援,但手还没揣进胸,他的手就被切割了。

不等他叫出声,他的脑袋也被旗木合一分为二搬了家。

另外一个白级专员见状,连忙原地跪下试图求饶,但膝盖刚弯下,他的脑袋也和躯体分了家。

他最后的视角看到的是旗木合染血的刀和倒在地上抽搐的身体。

整个灭口,时长不超过一秒,干净,利索,没有半分犹豫,下手之果断也让牛仁义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和真正的高手差距有多大。

牛仁义确定以及肯定,即使是自己,在旗木合刚才的攻势下,顶多也就是多活五六秒。

【战争践踏】拖延对方两秒。

【狂暴】加快逃跑速度,在拖三秒。

自己皮糙肉厚,在拖延一秒。

满打满算的说,对方真要自己死,他就六秒的存活期。

这边牛仁义看的心惊胆战,他戒指里的药老和宠物空间里雷姆一样也看的唏嘘不已。

雷姆现在很庆幸自己相信了牛仁义,如果没相信,这个眼镜男要杀自己绝对手拿把攥。

眼镜男和旗木合同样是带着蓝色戒指,看似阶级一样,但旗木合的出手速度至少是本间宪的两倍。

她甚至都看不到对方出招的全过程,这要是真打起来,她即使变身了也不会是对手!

和蕾姆不一样,在戒指里的药老看到的更多是旗木合过人的实力。

他听不懂牛仁义和旗木合说的话,也听不懂牛仁义和蕾姆的对话。

但牛仁义要帮雷姆,而旗木合在帮牛仁义他也是看的明白的。

从旗木合刚才所展现的实力看,就出手速度来说,这眼睛男已经可以和斗王强者媲美了。

不仅如此,对方手腕处蕴藏的魂魄气息还让药尘回忆起了魂殿那群不干人事的人。

因此旗木合的真实实力没准达到斗皇也不一定。

(这小家伙到底什么来路,保镖至少是斗王级别的强者。而且还拥有开辟空间收纳活物的能力。)

(今次和萧炎来到的这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可怕的世界。)

药尘心底里惊疑不定的想着,对牛仁义的评价在无形间又多了几分。

作为当事人,牛仁义则杵在原地,被吓傻了。

(哥,你开玩笑吧。当街杀人啊。你这不是要把事情闹大吗?)

望着离自己最多八米远的两具无头尸体,牛仁义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你先走吧,回酒店。我要处理一下这两具尸体,然后你放心。那些普通人是看不到风禁领域里发生的事的。”

旗木合蹲下身子开始打扫现场。

牛仁义闻言连忙又四下观望了四周。

还别说,旗木合说的的确是真的。

两个主妇明明就站在十几米远,看的方向也是旗木合和两具尸体。

但在旗木合的领域外,两个主妇就是看不到领域里发生的事。

“那我……就先走了,你慢慢善后。”

牛仁义抬了抬脚,打算开溜。

为了救雷姆,竟然闹到出人命,这真的始料未及。

“你等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旗木合又站起身走到了牛仁义身侧。

“你要做什么。”

牛仁义瞪大眸子,看着旗木合拿起了自己的手腕,把那个刀形刺青印在牛仁义的手背处。

“这个刺青印记你输入灵魂源质就可以使用,你可以用他来呼唤我。会比玉牌叫支援方便的多,尤其是紧要关头,我会在第一时间知道。然后你也别再瞎跑了。东京不比京都,危险比京都多的多。”

旗木合嘱咐完,转身再次打扫现场。

见眼镜男旗木合不在理会自己,牛仁义随即也不在墨迹,在商店街的路口拦了一辆的士回直奔酒店。

…………

…………

确认了牛仁义已走,整理完现场的旗木合拿出手机,在两具无头尸体中间拨打了顶头上司的电话。

等了没多久,电话被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沙哑的男声。背景音播放的是贝多芬的第二交响曲点《命运》。

“旗木,牛头人找到?”

电话那头,沙哑男声的主人把背景的音乐声调小了些许后开口问道。

“是的,大人。确认安全了,但也发生了部分意外……”

“部分意外?怎么说?”

“两个橘家的白级专员发现了大人的存在,现在已被我清理了。我这边开了领域,需要一些后援帮我处理尸体。”

“这破事需要和我打电话吗?这种杂事不应该找凉宫吗?你不会想着以此和我邀功吧?”

听到旗木合这个答复,男人沙哑的声音明显的不耐烦,斥责道。

旗木合解释道:“不是,不是,今天的事是属下的失职。岂敢邀功,我这边打电话和您是想要和您汇报一下我这边关于牛头大人的新发现。”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