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快眼看书 WWW.YANKANSHU.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市之所以被称之为是黑市, 一开始是因为它一般都要等天黑了才摆,才出摊儿。

    而且黑市这东西,也跟瘟疫很像, 头一天只是一个人摆, 第二天就会变成三个,到第三天, 就会变成九个,现在已经是一条长长的夜市了, 半黑不明的,人都鬼鬼祟祟, 在黑暗中活动。

    卖的东西现在也是五花八门,线团儿,针轱辘, 绣好的鞋垫儿, 孩子们的奶兜兜,红薯,山药, 老苞米, 啥都有。

    但一家子在挤挤拥拥的夜市上转了一大圈儿,并没有找到卖野猪的那个家伙, 反而, 卖野猪那家伙原来的摊位上换了个女同志,正在卖青杏子。

    不停的在哪儿叫着:“皮脆肉甜的甜杏子呐, 皮脆肉甜呐。”

    邓昆仑是这样打算的,反正村子他已经知道了, 要找不到那家伙, 明天他让张悦斋去实地去打听一下, 村子在,人就走不了。

    不过就在这时,珍妮突然摇了一下苏樱桃的胳膊:“婶婶,就是那个阿姨给我送的糖丸,她当时戴着口罩,但我认得她的眼睛。”

    前阵子有个女同志,穿着白大卦,背着药箱子,专门到机械厂给汤姆和珍妮发了两颗糖丸,珍妮等苏樱桃回来之后,问过了才准备要吃,但苏樱桃没让她吃,而是扔掉了,而且,她记得糖丸当时就是滚到了龚大妈家的猪窝边儿上。

    “博士,该不会瘟疫是那两颗糖丸带的吧?”苏樱桃后心煞时一凉,结结巴巴的,把当时的情况立刻就讲给了博士听。

    糖丸本身就是减活病毒,携带细菌是很容易的,全秦州只有一例瘟疫,还是在龚大妈家,那所谓的瘟疫,其实就是人为的了。

    仔细回想,那两颗糖丸,一颗似乎还真是滚到了猪窝旁边,这个推论是可以成立的。

    红岩这地方从解放后一直就不太平,尤其是秦州机械厂和红岩公安厅几个地方,据说红岩公安厅没有一任厅长能活下离休,而机械厂,没有哪一个领导活着从任上离职。

    当然,这话就扯远了,但是既然真的机械厂有个大金库,而且有日系间谍在这儿故意作乱的话,那可太恐怖了,苏樱桃不仅担心博士的人生安全,更担心自己,因为她家现在放着五把钥匙。

    她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染上炭.疽,变成一具黑轱辘的尸体然后死掉。

    这不几个人正挤着呢,突然就见厂里的苗高礼苗副书记走到那个女同志面前,俩人似乎是在说着什么。

    聊了一会儿,苗副书记从兜里掏了一张十元的大团结出来,塞给这个女人,打开布兜兜了几颗杏子,看起来还挺生气的,瞪了那个女同志一眼,转身就走。

    博士在这夜市上就够叫人惊奇的,苗高礼的爱人是得了癌症死了的,现在属于单身,用一张十元大团结只买几颗杏子,这事儿一看就不对劲

    邓昆仑当然立刻就去找张悦斋了,苏樱桃却觉得,这事儿她应该还有个地儿可以打听一下。

    只要有跟女人扯上关系的,事情都很好打听。

    徐俨从农场出来之后,就到会计室工作了,虽然目前还不是总会计,但她能力强,估计干一段时间领导们就会把她给提上去。

    她和张悦斋是已经离了婚的,张悦斋当然想复婚,但是徐俨不可能跟他再复婚。

    而厂里呢,不说大家热情介绍的,就是主动求爱的都不少,而其中最主动的就属苗副书记了,徐俨的房子是他一手安排的,工作也是他努力的,就连张迈跃,苗副书记最近都是当成亲闺女一样在对待。

    就一点,苗高礼今年已经52了,比徐俨大了整整17岁。

    大晚上的,苏樱桃去徐俨家,本来是想打听一点关于苗高礼的情况,结果刚到她家的小平房外,就听见屋子里俩人正在吵架,听男人的声音,正是苗高礼。

    “徐俨,我自己也有三个儿子一个闺女,没一个脾气像月月这样的,不就是杏子酸了点,我的心是好的呀,她发什么脾气呀。” 苗高礼说。

    徐俨的声音里带着不耐烦:“您先回吧,咱俩可不是在处对象的关系,大晚上的您在我家这么呆着,不太好吧。”

    “行行行,我走我走。你好好休息,明天早晨我煮好鸡蛋和粥给你们端过来。” 苗高礼说着从徐俨家出来了。

    苗高礼头发都花白了,看见苏樱桃笑眯眯的站在徐俨家门外,特意把她拉到一边,低声说:“小苏,你也劝劝徐俨,我们年纪都一大把了,也到折腾不起的时候了,让她也不要耍小孩子脾气,早点跟我领了证,我好照顾她们母女不是?”

    苏樱桃没说话,撩帘子进了徐俨家,毕竟就住着母女俩,这房子还算宽敞,徐俨看苏樱桃过来,笑着努了努嘴巴说:“我姆妈原来常笑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小姐身子丫环命,张悦斋好歹还年青点,你看看我离婚了追我的都是什么男人,这老苗是我的领导,我又不好得罪他,他天天追着要眼我结婚,还让组织部给我施加压力,真是够烦人的。”

    “我要是你,我直接把他踹出去,什么玩艺儿。你都没答应他处对象,他四处跟人说你们都快结婚了?”苏樱桃往外翻了个白眼说。

    徐俨闷了会儿,说:“毕竟是领导,他还卡着我的工作,你说我除了能推着他,还能怎么办?”

    “对了,你比较了解苗高礼吧,我记得他爱人死的挺早的,他好像一直没再婚,不会是在等你吧?”苏樱桃说。

    “什么叫等我妈,原来有个大姐姐经常到他家去,打量谁不知道啊,真是恶心人。”张迈跃说着,反一颗青杏子扔在地上,杏子直接蹦出了门。

    徐俨努了努嘴,无奈的说:“老苗跟我解释过,说自己是认识一个杏树村的女孩子,但那是他爱人在的时候当过保姆的,而且那个女同志有丈夫。迈跃人小鬼大,总说那个女的跟老苗一看就不正常。”

    “是不是一个脸圆圆的,矮矮的,有点黑的女同志?”苏樱桃立刻说。

    张迈跃再一努嘴:“可不?”

    苏樱桃想了想,又说:“徐俨,人生苦短,张悦斋人其实不错,但你要真的接受不了他和保剑英那一段儿,就大大方方在厂里找个年青的,别找老苗那种人,哪怕他是领导也不值得。”

    她觉得自己能赌得准,苗高礼家的保姆,应该就是卖野猪那个男人的妻子,也是她在黑市上碰见的那个女孩子。

    当然,既然博士已经怀疑对方是日本间谍,这事儿就上升到厂区,已及整个秦州地区安全的高度了。

    为了防打草惊蛇,邓昆仑只通知了张悦斋,并且连夜走访了一遍那个杏树村,估计是摸底儿去了。

    而徐俨,苏樱桃也希望她能早点跟苗高礼撇清关系。

    不过还好,张悦斋在农场虽然糊糊涂涂,但是执行这种任务效率却特别的高,第二天一早,苗高礼苗副书记给徐俨送早餐的时候,就被笑眯眯的张悦斋给请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张悦斋一直乐呵呵的,而且还去找过徐俨好几趟,意思再明显不过:她要离了他,真找不着什么好对象。

    反而是他,最近大家给他介绍的,哪怕离异或者丧偶,都是二十出头,不带孩子的女同志。

    男女在婚恋市上的差距就这么明显。

    她不跟他复婚,难道真跟比自己大十多岁的男人随随便便的凑和?

    而他呢,现在好多人给他介绍对象,徐俨要再不答应复婚,哪怕他自己立场再坚定,也架不住老太太们整天作媒啊。

    于此,徐俨除了翻白眼,就没别的话可说。

    苏樱桃可是差点就感染了炭疽的人,当然也想知道,杏树村的那帮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天晚上特意等着博士,想问问,杏树村的人到底是不是间谍,还有,他们故意接近苗高礼是为了什么。

    “比你猜想的还可怕,据我们踩点,那个村子里至少有五六个拥有直系,双亲都是日裔血统的人,而他们也一直想渗透到咱们机械厂来,不过好在他们应该还没发现咱们家有钥匙的秘密,只是知道我有探索大型矿藏的手段,所以估计是想借着那几枚灭活疫苗,除掉我。”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六零之公派丈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浣若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浣若君并收藏六零之公派丈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