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快眼看书 WWW.YANKANSHU.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桌子上面摆着六个空杯子和一个透明的大杯, 里面装着绿油油的液体,让人一看就没有想喝下去的**。

    “导演,这是什么啊?一个小小的惩罚而已, 不至于研究出生.化武器来毒死我们吧!”徐记夸张地说道。

    导演举了个牌, 上面写着苦瓜汁。

    “哦, 原来是苦瓜汁,那没事……等等,苦瓜汁喝下去虽然毒不死人, 但是也会让人精神性死亡的吧!”徐记满脸崩溃地说道。

    “苦瓜汁还好吧, 还挺清热解毒的,对身体挺好的。”唐佳说道。

    “那你先来!”徐记做了个“请”的动作。

    唐佳就拿起大杯,往一个小杯里倒了一杯, 她直接一仰而尽,喝完后依然面色镇定。

    “还不错,虽然稍微有点苦, 但是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而且喝下去后确实感觉有种清凉感。”唐佳点点头说道。

    看见唐佳面色这么淡定, 形容的也有模有样的,其他几人也信了几分。

    “我给你们倒上吧。”唐佳拿起大杯,给剩下的几个小杯倒上了。

    “楚弋和游涿也试试吧,真的很不错,对身体挺好的。”唐佳劝说两人。

    “这……”看着这绿油油的颜色,楚弋心里很是迟疑。

    “是好兄弟就一起啊!”姜调怂恿道。

    “那好吧。”楚弋也拿起了一杯。

    “我是赢了的人, 我不喝。”游涿双手环胸表示拒绝。

    “怎么这么不够意思呢!”姜调瞪着眼睛假装生气地说道。

    “我得享受下胜利者的待遇吧,不然我不是白赢了?”游涿不慌不忙地说道。

    说的有道理啊!楚弋也在考虑要不要把杯子放下了。

    “行行行,他不喝咱们喝,还是咱们楚弋够兄弟!”眼见着再拖下去, 一个也骗不来了,姜调连忙呼唤大家一起喝。

    大家一起举起杯子,像敬酒一样开始互相敬起来。

    “兄弟们,我先干为敬。”姜调杯子一扬,泼掉好多苦瓜汁,随即他试图一饮而尽来掩盖自己的这个作弊行为。

    “诶?这怎么能行呢,耍赖呢?”眼尖的徐记一下子发现了,他拦住了姜调要往嘴里送的杯子,硬是抢了过来,灌满了。

    “必须得整这老高!”徐记嘿嘿笑着说道。

    看着递过来满满的一杯子,姜调欲哭无泪,这还不如刚才唐佳倒的呢!

    大家碰了杯后就开始喝了。

    “呕——”路妍刚喝了口就捂住嘴巴怕自己吐出来。

    耿直的三个男生都是一口气喝没了,随即他们齐齐脸上变色。

    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真的太苦了,从舌尖到舌苔到舌根都苦的发麻,甚至感觉随时都能从嗓子眼撅出来。

    “佳佳,你怎么能骗人呢!”徐记悲愤地质问道。

    “我没骗人啊!我觉得这个苦还可以啊,而且你们喝完是不是觉得清凉多了?”唐佳无辜地反问道。

    清凉那是因为,当嘴巴苦到了极致,你张开嘴,灌进来的空气你都觉得是带甜味儿的!

    楚弋捂住嘴巴,久久说不出话来。

    别问,问就是后悔,他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作为一个胜者,非要去接受惩罚,这不是吃饱了撑着的吗!

    什么兄弟情,那玩意儿能值几个钱!可能连治疗舌头的钱都不够!

    这时一个矿泉水递到了楚弋面前,楚弋像见到救星一样,连忙接过来灌了好几口,这才把嘴里的苦味压下去一点。

    “一看你就是好骗,那苦瓜汁肯定特别苦,你赢了还非要遭这罪。”游涿站在旁边无奈地说道。

    “我信了唐佳姐的邪,以为真的不怎么苦。”楚弋委屈地说道:“果然长得好看的女生会骗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唐佳听到了笑的乐不可支,怎么自己被骗了反倒还夸起人来了,这也太可爱了,真想让人接着骗啊!

    等大家缓过来后,看着这个桌子眼神都不对了,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难喝的东西!以至于他们看见这个苦瓜汁,就自动产生反胃感。

    桌子抬下去后,大家坐着聊了会天,缓一缓。

    “既然咱们《何处归途》要上映了,不如大家讲一讲自己在戏中扮演的角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徐记问道。

    “我扮演的李益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警察,办案经验丰富,破获过很多大案,为人重情重义。”姜调先说道。

    “林菲是我梦想中的绝佳女友啊!”路妍站着说道:“她性格温柔体贴,工作上事业顺利,回到家后还愿意洗手作羹汤,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这么好的女孩子!”

    “明里是一个精英,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长大后考入名牌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大公司工作,一路高升,绝对是人生赢家,还找到个这么好的女朋友!”楚弋还应和了下路妍所说的。

    “可惜后来因为点儿事儿心理变态了,心里只能看得见番茄酱了,见不得别的色儿的酱,所以黑化了!”

    姜调、路妍、游涿:???

    你拍的和我们拍的是同一部剧吗?听起来怎么像一个美食番。你演的是《上哪去找番茄酱》还是《不吃番茄酱的给爷死》?

    “具体怎么个黑化法,大家去电影院看哈!”楚弋最后不忘卖个关子宣传一下。

    “我演的是林又,是路妍姐演的林菲的弟弟,傲娇,重度姐控,没救了的那种,为了姐姐什么都能做,和明里不太对付。”游涿暗搓搓地还剧透了一点。

    为了姐姐什么都能做,暗示结局反转。

    “看来大家对于自己的角色认知都很清楚,那么你们对别人角色的了解怎么样呢?让我来考验你们一下!”唐佳说着,让工作人员搬上来一个小黑板。

    黑板的第一页被纸蒙着,旁边放着四个圆形小牌子胸针,分别写着四个角色的名字。

    “我们接下来的这个环节叫做角色对调,由我和唐佳指定你们来扮演其中一个角色,你们必须按照这个角色的性格来共同演绎一段情景剧,只要我们觉得有一个人出戏了,就得停止把这块重新演,三次出戏就要接受一个非常恐怖的惩罚!”徐记说道。

    四个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姜调扮演林菲的角色,路妍扮演明里的角色,楚弋扮演林又的角色,游涿扮演李益的角色。”

    这个给每个人重新分配的角色和自己原本的角色差异还挺大,让所有观众都很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好,接下来我们来揭晓情景剧内容!”徐记说着,将黑板上的白纸揭了下来。

    四个人凑到黑板上看了下大概的剧情。

    林菲林又和明里三个人出去旅游,途中他们下车去一个餐厅吃了个饭,等吃完饭后回来,才发现他们的车胎不知道被谁扎破了,打电话叫来了警察李益,李益表示杀死车胎凶手就在他们中间。

    他们把写有名字的小牌牌别在自己的身上,开始了表演。

    姜调扭扭捏捏地搂住路妍的胳膊,夹着嗓子细声细气地说道:“老公,我吃饱了,我们去车上吧。”

    “CUT!”徐记直接喊了停。

    刚开始就被喊停,所有人都一脸懵。

    “林菲那么体贴,她现在应该问的是明里吃饱了没。”唐佳说道。

    “不是吧,要求这么严格的吗?”姜调十分无语。

    “那当然,毕竟我特别希望你们能接受惩罚。”徐记坏笑着说道。

    “行!算你狠!”姜调抹了把脸,很快第二轮就开始了。

    “老公,你吃饱了吗?”姜调故作温柔地说道。

    “嗯,我们开车去下一个地方吧。”路妍粗着嗓子说道。

    “切,说话真恶心。”楚弋撇撇嘴,一副十分厌恶路妍的模样。

    “小又!”姜调连忙喝止道。

    楚弋见自己的姐姐发话了,这才没有在说话了。

    到目前为止,大家表现的都还不错,剧情总算向前推进了。

    三个人来到车前,发现轮胎居然被人扎破了。

    “我们的轮胎被人扎破了!”姜调尖着嗓子喊道。

    “CUT!”徐记又喊了停:“林菲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不会这么大惊小怪的。”

    “不是,那我就偶尔小女人一下还不行了吗。你这是不是有点太苛刻了!我怀疑你在针对我!”姜调假装气急败坏地说道。

    “是啊,因为你比较好欺负。”徐记直接承认了。

    “徐记哥哥~你就放人家一马吧~”为了不被惩罚,姜调跑到徐记旁边开始嗲声嗲气地撒娇。

    “林菲可从来不这样说话啊。”徐记威胁道:“你这是要第三次OOC?”

    姜调气的要把名牌摘下来扔掉:“我要这牌子有什么用!”

    游涿默默地举起手:“还用我上场吗,我是不是直接等着惩罚就行了。”

    “不!小游,再给哥最后一次机会,这次我肯定能行!”姜调连忙稳住游涿。

    第三轮开始了。

    “老公,这,我们的车胎……”姜调迟疑地说道。

    路妍直接开始拨打报警电话:“喂,警察同志,我们的车胎被人扎破了……”

    游涿终于上场了,他赶到了现场开始调查这件事。

    “你们吃饭大概花了多长时间?”简单观察了一下车胎的扎痕,以及周围的环境,游涿询问道。

    “大概四十分钟。”路妍看了下手表。

    “你们吃饭的时候大概是坐在哪个位置?”游涿继续问道。

    “在餐厅的最里面,因为我们比较喜欢安静。”路妍指了指旁边刚吃完出来的餐厅。

    “所以你们一点动静也没有察觉?”游涿挑眉。

    “是。”路妍和林菲点了点头。

    “切,你这警察怎么总问这种没用的东西,我们要是察觉了还要你干什么?”楚弋抱着胳膊站在旁边,嗤道。

    此刻他心里居然感觉到了有点爽,有时候碰到那种熊孩子,气的人半死,如今自己扮演起来,他悟了。

    这种欠揍但是别人又不能揍他的样子好爽!!!

    游涿没有理楚弋,现在在工作,等下班了他可以蒙着头把熊孩子揍一顿。

    “我怀疑,这个轮胎是你们三个中的一个扎破的,在这里自导自演。”游涿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们这样做有什么好处?”路妍推了推鼻梁上不存在的眼镜。

    “这个自然是扎的人心里清楚,也许是有人对于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不满呢?”游涿笑道。

    话音一落,三个人脸色都微微有些变化,楚弋撇了撇嘴,没有说什么。

    剧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应该顺利通过了吧,四个人都微微松了口气。

    “CUT!”徐记又喊了。

    “都结束了你在喊什么呢。”姜调又开始瞪眼了。

    “明里这么冷静的人怎么可能被一问就变脸呢,那不然在剧里他岂不是直接就被逮住了?”徐记慢条斯理地说道。

    淦,他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四个人只能等着惩罚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可就上惩罚了。”徐记嘿嘿笑着,让工作人员上道具。

    “你们真的是导演组最喜欢的嘉宾了,设计的惩罚环节一个也没浪费,全都用上了!让他们的心血没白费!”徐记调侃地说道。

    “看别人受惩罚是有点快乐哈。”唐佳故意贱贱地说道。

    熟悉的工作人员又抬了个桌子上来。

    “工作人员也太辛苦了吧,刚把桌子抬上来又要抬下去,真的大可不必。”姜调连忙说道。

    “那我去帮忙抬一下?”楚弋疑惑地说道。

    姜调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这傻孩子怎么心眼这么实诚呢!

    “哈哈哈哈哈!反正你们也是要接受完今天的所有惩罚的,干脆这桌子就放这里好了。”徐记大笑着说道。

    “你在看不起谁呢!”路妍大声说道:“你是不是看不起导演组设计的花式惩罚?不搬下去这桌子,怎么换道具?”

    “是是是,你说得对!”唐佳连忙应和:“是我们考虑不周了,还要嘉宾亲自考虑到这一点。”

    这次的桌子上放着四个盘子,每个盘子里都装着白色的面粉,上面放着一个乒乓球,桌子的另一边放着一堆吸管。

    “我们这关的惩罚就是,用吸管吹气,将乒乓球从盘子里吹出去才算惩罚结束。不可以用嘴直接吹,作弊就得重来!”徐记念了下惩罚规则。

    导演组是真的狠,这么个小吸管,吹又能吹多少气,可能面粉都吹空了,乒乓球也吹不出去吧。

    “别担心我们的面粉会吹空,我们节目组很财大气粗的。”徐记说着,让工作人员扛了一袋面粉上来:“大家慢慢吹,不够还有。”

    四个人:……

    歪,有没有人举报一下这个节目组浪费粮食!

    既然反抗无效,大家就只能照做了。

    试着吹了两下,乒乓球没怎么动,这面粉倒是满天飞,呛得他们直打喷嚏。

    最惨的还是姜调,他本来想一股气直接将乒乓球吹出去,这样就可以直接完事儿。

    没想到乒乓球滑不溜丢的,吹一下就歪到了盘子旁边,反倒是盘子里的面粉被吹的扬起,一大部分都洒到了专注着吹的姜调的脸上。

    “呸呸呸!”姜调抹了把脸。

    “哈哈哈哈哈姜调,你今天这个粉底色号也太白了吧!”路妍笑的直打跌。

    “明明是我天生肤白貌美。”姜调做出一副妩媚的表情,快把主持人看吐了。

    这边楚弋稍微吹了一下,发现乒乓球是很滑溜的,直接一下子吹出去是不可能的,需要及时改变角度,吸管另一端碰到乒乓球的地方就好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推在乒乓球的受力点上。

    于是楚弋采用了少量多次的方式,急促又短的吹着气,将乒乓球吹出了盘子。

    姜调还在吐槽:“这乒乓球这么滑,怎么可能吹的出去!我要求降低难度!”

    话音未落,楚弋盘子里的乒乓球就掉到地上啪嗒啪嗒地弹了起来。

    姜调看着楚弋无辜的面孔,有一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楚弋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每次都这么巧地啪啪啪打自己的脸!

    “看,这不就可能了吗?”徐记哈哈大笑道:“加油,奥利给!”

    姜调只能无奈地继续尝试。

    很快游涿也成功了。

    姜调太急了,他越急,就越是做不到。

    “楚弋,你教教我吧,我实在是不会。”路妍发出了求助的信号。

    楚弋耐心地跟她解释什么是受力点,怎么吹,从哪个角度吹,用多大的气息,教授的十分仔细。

    听的姜调和徐记目瞪口呆,只不过是一个吹乒乓球的惩罚环节罢了,这个人怎么还顺便上了个物理课啊!

    此刻,他们不应该在台上,应该在台底。

    不过根据楚弋的讲解,他们居然真的做到了,很快就把乒乓球吹了出去。

    “果然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吗?”姜调感慨地说道。

    “我们的节目这一刻充满了正能量的气息,正道的光!”徐记笑着说道。

    又做了个游戏环节后,《欢乐星期六》录制结束了。

    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楚弋几人就坐上了飞机飞到了下一个城市,南杭,参加下一个综艺的录制。

    这次录制的综艺叫做《户外大冒险》,是一个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娱乐圈大了啥人都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兮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欢并收藏娱乐圈大了啥人都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