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快眼看书 WWW.YANKANSHU.CC】,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京城繁花似锦,街上早点摊子到处都是,许七安在离县衙两街之外的早餐摊子里解决温饱。

    摊主是个皮肤黝黑的瘦小中年人,围着黑乎乎的围裙,见谁都是谦卑的笑。

    手艺还不错,许七安吃的很满意,唯一的缺点就是大奉京城的百姓喜食甜食,豆浆便罢了,豆腐脑也是放糖的。

    许七安不打算在这个异端遍地的城市里委曲求全,叮嘱摊主别放糖,加了酱油、猪脂、葱花、蒜末。

    此外,还有四根油条,六个肉包,两个馒头,一碗粥,三碟小菜。

    吃完,许七安准备买单。

    “差爷,您这就客气了,您能来我这里用早食,是我的福气。”摊主看着许七安的差服,死活不肯要钱。

    他目光扫过许七安留下的空碟,眼里闪着心疼。

    “真不要?”

    摊主咽了咽口水,许七安这一顿早餐,吃了四五个人的量。本来就是混口饭吃的小本生意,起早贪黑的,勉强糊口。

    但还是不敢要.....真的不敢要。

    “不用不用,哪能收您的钱啊。”摊主一看就知道是受过社会毒打的。

    “嗯,我坐着消食一会儿,你走开吧,别打扰我。”许七安挥手把摊主赶走。

    摊主唯唯诺诺的离开了。

    “大奉王朝的制度积弊已久,胥吏一日不整治,老百姓的生活就好不起来。”许七安看着摊主忙碌的身影,想起了刚才他既肉疼又不敢要钱的眼神,可怜的就像个乞丐。

    “从古至今,对老百姓加害最深的,永远是大人物们看不见的苍蝇。”

    他从兜里掏出十文钱,叠在桌上,沉默的离开了。

    “终于走了....”摊主松了口气,蔫蔫的过来收拾碗筷。

    真是倒霉!他心里懊恼的想。

    来到桌边时,摊主愣住了,桌面上叠着一摞铜板,那位捕快不但付了钱,还给的多了。

    摊主急匆匆的奔出几步,只看见人群中那若隐若现的公差服,已经走的很远了。

    他张了张嘴,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梗住了。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遇到吃饭给钱的胥吏。

    ......

    许七安点卯结束后,到后堂向朱县令请了假,老朱很爽快的答应了。

    匆忙返回许府,推开二郎的房门,兄弟俩心照不宣的点点头,许二郎捧出早就准备好一套月白色儒衫,布满浅灰色的云纹。

    许七安看了眼小老弟身上那套天青色回云暗纹的袍子,提议道:“二郎身上这件好看,咱们换换。”

    许新年冷笑一声,那表情仿佛再说:你在想屁吃。

    对于一位炼精境的武夫来说,书生的儒衫实在不合身,肌肉饱满,身材昂藏,会把宽松的儒衫撑起来。

    而读书人的审美是:两袖飘飘,衣袂翻飞。

    兄弟俩离开许府,花了三两银子租了两匹黄骠马,风驰电掣的离开京城。

    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京郊六十里外的清云山,山中有座书院,天下闻名的云鹿书院!

    清云山原本不叫清云山,具体名字忘了,自从云鹿书院在此落址,读书声朗朗不绝,清气冲天缭绕。

    便改名叫“清云山”。

    两人在官道上并驾齐驱,一个时辰后,许七安极目远眺,隐约看见了清云山的轮廓,以及渺小如豆的书院建筑群。

    “辞旧,哥哥一直很好奇。”

    许七安减缓马速,等堂弟也跟着勒了勒马缰后,两匹马由奔跑改为小跑。

    “你说圣人是一品吗?”

    他对这个世界的各大体系无比好奇,可惜缺乏了解的渠道。

    许新年高傲的扬了扬下巴:“你觉得我会知道?”

    你不知道就不知道,这么骄傲的表情干嘛....许七安翻了个白眼,继续说:

    “那圣人活了多久,你可知道?”

    许新年点点头:“享年82岁。”

    堂堂圣人,儒道的开创者,就算没有一品也不会差了,只活了82岁?

    好吧,对这个时代的普通人而言算是高寿了,但这个世界武力值不同寻常啊。

    连圣人都不能长生久视?

    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大奉打更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眼看书只为原作者卖报小郎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卖报小郎君并收藏大奉打更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