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从阅读者开始 > 第248章 苏茜的成长
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话一出口,范妮就发现休和简两位女孩的目光投向了自己,她眨了眨眼,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里似乎有质问的意味,连忙解释道:

“啊,我没有不满的意思,只是有些惊讶而已……要知道爱玛这几天将从陵墓里带回的书籍翻了个遍,也没找出合适的密码本……”

喂,小姐。你所挖坟墓主人的后裔就坐在这里,虽然她自己也去挖了先祖的陵寝,但不见得乐意别人也那么干啊……

艾布纳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表面上则略作沉吟,便对范妮道:“关于男爵的日记我确实转译出来了,但里面有些知识很危险,不能直接告诉你们……这样,你将我的这番话转述给爱玛,如果她知道后依旧想听,我会找时间挑一些不那么危险的部分告知她……”

为什么要和爱玛说,而不是告诉我?范妮本想这么问,但随即想到了什么,有些憋气地闭上了嘴,只不太情愿地点点头。

艾布纳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么,但依旧没改变主意。虽然那位爱玛小姐作为风暴信徒,有时候也莽得很,但比起这位做事常常不过脑子的范妮小姐,却强出太多了。

接下来,众人又聊了一阵子,见外面天色已经大亮,雨也停了,范妮和佛尔思才相继告辞离开,回家补觉。

休本打算去找军情九处的上司报销昨晚消耗的猎魔子弹,但被艾布纳拦了下来。

“你让我和你一起去一趟丰收教堂?为什么?”休听了艾布纳的要求,不解地问道。

“虽然你昨晚被‘黑斑’污染的事看似只有简、佛尔思、‘愚者’先生和我知道,但保不准官方会不会通过什么手段复原昨夜的场景……所以保险起见,我们去丰收教堂转一圈,这样即便官方追究起来,也会认为是大地母神赐下神恩,祛除了污染。”

艾布纳斟酌着词句回答道。

休听完这番话后定定地看了艾布纳半晌,方才犹豫地问道:“艾布纳,你这么利用大地母神教会……那位半巨人主教不会生气吗?再有,‘愚者’先生那里又会是什么想法?”

“愚者先生是位仁慈的神明,只要不违背祂定下的规则,就不必担心……至于大地母神教会,我想乌特拉夫斯基主教会帮这个忙的。”艾布纳却是不怎么担心,以大地母神对他的关注和包容,这点问题完全不是事啊……

事实上,若非觉得实在太过作死,艾布纳都有心试探一下大地母神对他包容的底线在哪里。

休见艾布纳信心满满的样子,也不再多说,和他一起乘坐了去往了大桥南区。

半路上,艾布纳顺手花费2便士买了一份《每日观察报》,然后便在头版头条上看到了昨夜桥区的新闻:

“震惊!歹徒在‘龙牙’酒吧安置多枚炸弹,军方紧急疏散附近居民。”

……

抵达丰收教堂后,和乌特拉夫斯基神父的交涉不必赘述,那位宽容的半巨人主教很痛快地答应了艾布纳和休的请求,甚至都没问为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昨夜军方和“机械之心”的行动,大多位于桥区的非凡聚会都选择了推迟,艾辛格老师的也不例外,哪怕“勇敢者酒吧”是在桥区靠近东区的那一边。

因此,对聚会期待了好几天,并早早来到丰收教堂的海柔尔小姐非常失望,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叮嘱艾布纳等聚会定了召开日期,要第一时间通知她。

出了丰收教堂后,休便和艾布纳告别,她打算先去找军情九处的上司报销,然后再赶往皇后区,将最近两天查到的齐林格斯的资料转交给奥黛丽小姐。

虽然已经知道那位小姐是“塔罗会”的“正义”,但休还是决定有始有终地将委托完成。

不过,休也心知自己的调查结果实际上没有什么大用……她虽然通过“失踪”的达克霍姆反向查出了齐林格斯之前的活动范围和居住地点,但对方有“蠕动的饥饿”辅助,肯定不会留在原来的地方,甚至很大几率再次改变样貌变化成了另一个人。

“但愿奥黛丽小姐能通过这些资料推测出齐林格斯来贝克兰德的目的吧……”休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事实上,更大的可能是下次塔罗会上,‘正义’小姐将你给的资料分享出来,让我们一起分析……”艾布纳听到后面色古怪地道。

休顿时哑然,她学着艾布纳的习惯抚了抚额头,继而有气无力地问道:“那你有分析出什么吗?”

虽然我知道答案,但我真的还没想好该怎么分析……而且,这件事是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组织在幕后推动的,我也不敢胡乱插手。

心里这么想着,艾布纳摇了摇头,转而说道:“你去联络奥黛丽小姐时,注意一下她养的金毛大狗……别因为它是动物,就在它面前提塔罗会或‘愚者’先生的名字……”

“苏茜?”休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地道,“它真的是神奇生物?”

“‘正义’小姐曾经在塔罗会上询问过如果宠物喝下魔药该怎么办……而我们给出的建议是,利用它容易被忽视的特点,偷听一些情报。”艾布纳笑着解释了一句。

“我明白了。”休严肃地点头道。

不过她心里却回想着上次与苏茜接头时自己有没有什么失礼的表现,等确认除了在看出它身上的挎包是出自时尚设计师赛德斯先生之手时有些拘谨外,并没有其他夸张的行为,方才暗暗松了口气。

……

霍尔家的豪华别墅内。

奥黛丽正坐在自己起居室的沙发上,拿着裁信刀,试图拆开面前的书信。

那是她的二哥阿尔弗莱德从南大陆拜朗帝国寄回来的。

就在这时,她看见苏茜推开虚掩的房门,小步快跑地冲了进来。

苏茜端正坐到奥黛丽面前的地毯上,用爪子自己解下皮制小包,熟稔地扯开了拉链,将里面的文件抖落了出来。

“你真是一个优秀的信使!”奥黛丽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表扬。

苏茜回头望了眼门口,震荡空气,小声说道:

“你的朋友很严肃,看到她,我就想起了以前……嗯,不过她今天给我买了饼干,很合我的口味……可惜,我没敢吃。”

苏茜,你的鲁恩语越来越流利了……奥黛丽暗暗感叹了一句,表面上却夸奖道:“很好,作为淑女,不能随便吃别人给予的食物。”

苏茜闻言摇了摇尾巴,显得很是开心。

奥黛丽没急着看休提交的调查报告,而是先拆开哥哥寄来的信件,嘴角含笑地开始阅读起来。

半晌后,奥黛丽放下信件,高兴地对守着门的苏茜道:

“成年七彩蜥龙的脑垂体终于有着落了。”

“汪?”苏茜不解地歪了下头。

……

深夜,北区的一家图书馆里,“康瓦”男爵坐在黑暗之中,对照着一本书籍不断地写写画画着。

他身前的“奥斯汀”夫人恶灵似乎感到有些无聊,不断地在周围飞来飞去。

“康瓦”男爵抬起头,看了看她,安抚着道:“不要着急,等我验证过罗塞尔提出的这个理论后,我就去找人查那个小姑娘的下落。”

“奥斯汀”夫人闻言原地转了几圈。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主要是罗塞尔提出的一些定理需要新的数学上的算法证明,我得重新学……”

“奥斯汀”夫人听了直接飞回男爵体内的“门”中,进入了沉睡。

……

周六上午,处理完新的案件,通灵得知了约翰·梅纳德议员死亡原因的克莱恩将结果告知了棕熊一样的托勒督察。

后者则很快转述给了议员的夫人和妹妹,并传唤来了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雪伦夫人。

被允许离开的克莱恩刚一走出房间,便看见一位被几个绅士保护在身后的女子。

这位女士穿着黑色的长裙,皮肤白嫩光洁,褐发如同瀑布,棕色的眼眸则像林中小鹿一样纯真可怜,让人不由自主就想要呵护她。

雪伦夫人……克莱恩忽地想起了对方主演的“小污片”,忙抬起右手,抵住嘴巴,干咳了两声。

接着他将目光投向了另一边,那里站着三位女士。

其中之一是位丰满白皙的中年女士,她穿着流行的宫廷风长裙,正是死去议员的夫人。此刻这位夫人正对着雪伦夫人怒目而视。

她的身边则站着一位年纪不大,相对瘦弱的女孩。那女孩脸上满是泪水,此刻正依偎在一位有书卷气息的美貌女子身上,似乎在寻求安慰。

警督见克莱恩的目光看向了三位女士,在旁边稍稍介绍了一句:

“那是梅纳德议员的夫人和妹妹……以及,他妹妹所在公学的教师——

“丽娜女士。”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