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末凶兵 > 第533章 初战
一秒记住【眼看书小说网 www.yankanshu.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33章初战

崇祯五年六月初一,广袤的安塞平原响起隆隆鼓声,烈日笼罩大地,草色十足,绿意盈盈,一方黑色潮流,释放出无穷的杀意。巳时不到,安塞平原中部便充斥着紧张气氛。

一只只大军铺展开来,覆盖了整个战场,从正面看去,根本无法纵览全局,可要是有高点的话,只要遥望一番,就能看到令人震惊的一幕。将近三万多人的官兵铺展开来,中间是两个圆形阵以不同方向运转,八个矩形阵围绕着中间向四方投射。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几万人组成了一个硕大的太极八卦。当然,流寇是看不到这些的,即使看到了,也看不明白,在他们的思维里,可是对八卦阵没什么印象。

流寇同样没有迟疑,两路大军从东西两侧铺天盖地的压过来,太极八卦阵太大了,八方大阵阻挡在外,流寇根本看不清全貌,从外围观察,东西两侧好像全都面临三个矩形阵。只不过举行真的站位十分怪异,刘文秀紧皱着眉头,他看了半天也没能看明白,战斗主要集中在东西两侧,怎么官兵组建的矩形阵面向东北方向呢?

同样,张存孟也感受到了一丝怪异,不是没见过矩形阵,哪怕双龙出水阵,也是有所了解,可是眼前的矩形阵处处透着诡异。不过张存孟并没有等太久,不管怎样,总是要打的,到了这个地步,不打都不行,人家官兵能拖,自己可一点不能拖,宜川附近的几万官兵也不是吃素的。

号角声吹响,担任第一波攻击的自然是麾下的前卫军,这支炮灰军责无旁贷的承担着试探任务。张存孟没想过第一波攻势能取得什么效果,他只是想通过前卫军找出对方阵型的奥妙所在。

一共一万前卫军炮灰,他们手持各种武器,惴惴不安的朝着矩形阵冲去。他们待遇很差,不仅缺少武器,就连单人用的盾牌都很少,他们大都经历过白山村之战,对官兵的弹雨印象深刻,所以冲起来小心翼翼的,阵型也拉得很散,生怕一阵弹雨下来,自己遭了秧。不过这次,弹雨并没有下来。铁墨居于中间长蛇阵中,自然看不到外边的情况,但斥候不断将消息传来,“督师,流寇派出了炮灰军,现在正逼近风雷两个矩形阵。”

“命令各部,积攒弹药,不到必要时刻,没要浪费”铁墨可不是傻子,流寇把炮灰派出来,明显就是在试探,同时想让炮灰消耗己方箭矢。白山村之战败得那么惨,就是吃了这个亏。军令下达,而在外围,前卫炮灰军也已经与八卦阵接触,他们将攻击对准了外围的风阵和雷阵。

八方矩形阵,全都以厚重盾牌做防护,前卫军破破烂烂的装备想要攻破外围盾牌阵,那是痴心妄想,不过让炮灰军诧异的是,矩形阵并没有主动攻出来,而是如陀螺一般顺时针慢慢移动,不少流寇扑上来,盾牌露出缝隙,长枪连刺,便破掉了对方的攻势。

一些流寇眼光独到,八方矩形阵摆的很开,所以每两个矩形阵之间都有着宽阔的空地,最里边相距四五丈,最外围则达到了几十丈上百丈,这么宽阔的过道,简直是无人设防,一名炮灰军大头领怒吼一声,领着人顺着空地往里边冲,他们可不是真的傻子,按照常理,越是中间地带,越是重要。矩形阵不主动向前,大家一看攻不破盾牌防护,反而弄得自己伤亡惨重,也没人主动进攻矩形阵了,所有人呜呼一声,顺着空地往里边冲,此起彼伏的呼喊声不断涌起,他们无比兴奋,就像看到了胜利一般。

上万炮灰,人数太多了,他们并没有集中在同一片空地,而是顺着三个过道往里冲,而此时外围八方矩形阵依旧不加理会,只是按照预定步骤慢慢顺时针移动,只要那些流寇没有主动进攻,他们就不会冲出去。

这些被扔到战场上的可怜人高兴坏了,已经冲了有一段距离,居然没遭到半点阻碍,再往前冲个上百丈,就能冲进中间了,可这个时候异变突起。只见中路长蛇阵处蓝色旗帜挥舞,四声鼓响起,同时伴着蓝色响箭。原本慢慢做顺时针移动的矩形阵突然加快了速度,他们全都面对着自己的右侧,沉重稳健的步伐缓缓迈开,一声暴喝,盾牌露出缝隙,无数长枪刺出,如同巨大钢板上镶嵌着铁刺,“嚯....嚯...嚯”,无形的威压铺天盖地的扑来,终于,不少流寇被如刺猬般的矩形阵直接碾压。

这个时候,冲进来的流寇终于感受到了危险,他们越往里冲,空间越小,此时矩形阵加快旋转速度,顷刻间就绞杀在一起。长枪林立,盾牌防护,噗噗声不断响起,一个个流寇哀嚎着躺在地上,瞬间便被随后赶来的矩形阵淹没。

流寇的凶性被刺激出来,他们用尽一切办法,想要冲破盾牌防护,甚至冲到最里边去,可是效果甚微。作为炮灰军头领,吴丹松总是有些眼力劲儿的,付出惨重代价后,他发现矩形阵只是朝着一个方向运转,所有的攻击都来自左侧方向,右侧方向的矩形阵根本不加理会,发现这一点后,吴丹松大声呼喊道,“进攻右侧矩形阵,快点,冲进去打乱官兵的阵型。”

炮灰军士兵还算听话,一些魁梧健壮的男子听从吩咐,暴吼一声领着人去冲击右侧矩形阵,可是没等到冲过去,右侧矩形阵盾牌突然散开,一阵嘶鸣声传来,银灿灿的骑兵从阵中冲出,那些流寇还没能冲到眼前,就被纵马奔腾的银甲骑兵砍杀。如此还不算完,这支骑兵从风阵杀出,一路不断砍杀,朝着雷阵扑击,这时以矩形长枪阵碾压的雷阵也发生了变化。

长枪收回,盾牌分开,又是一只银甲骑兵杀出,顷刻间流寇陷入到两侧骑兵的冲击,顿时哭爹喊娘,被杀的毫无还手之力,两股骑兵以对冲的姿势扑击,不过他们冲击迅猛,却不恋战,转眼间杀出血路,风阵骑兵入雷阵,雷阵骑兵入风阵,转眼间盾牌阵又合上,长枪刺出,再次恢复原来的碾压之势。这一下,流寇崩溃了,每一个矩形阵顺时针移动,如果从高空看去,这些矩形阵就行一条巨大的木棍子,空地上的人就像蚂蚁一样,直接被碾死。风阵与雷阵之间如此,天阵与风阵之间同样如此,直到此时,八卦阵才真正展露威风,上万炮灰军在这种无情的大阵之下,根本无反抗之力。

烟尘滚滚杀意滔滔,一个时辰后,天地间重新恢复安宁,八卦阵也重新停止。灰尘散去,烈日灼烧下的视线依旧模糊,广阔的大地上躺满了尸体。仅仅不到一个时辰,负责第一波试探性攻击的炮灰军几乎全军覆没,逃回来的连一半都不到。王张存孟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没想到这种看似无奇的矩形阵,竟然有如此大威力。

张存孟不是不懂阵法,只不过他很少接触这种诡异的阵势,远远看上去,就感觉是一个圆圈在转动,好像很笨重,很可笑,偏偏杀伤力十足。仔细说起来,这种阵法着实笨重,防御力十足,但主动攻击的能力并不强,因为一旦主动进攻,势必会破坏八方位阵型的稳固。

可是,张存孟没法不进攻,幸亏是派出炮灰军做试探性进攻,如果一上来就大军压上,那现在哭都没地方哭了,“通知刘文秀,让他的兵马配合进攻,但兵力不要散开,也不要往里冲,集中兵力从外围一点点进攻。”

张存孟想到白山村之战,官兵也是使用了类似的圆形阵,想来破阵的方法雷同吧。命令下达,仅仅半个时辰后,流寇就开始了第一波进攻,铁墨明白,这一次进攻此时真正的开始。流寇精锐兵马配合炮灰军,阵中不少人扛着撞城木,张存孟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故技重施,利用撞城木破阵,逐一打垮矩形阵,同时,刘文秀也按照王自用的吩咐从东面进攻。

在西面,张存孟一方瞄准了正面的风阵,而刘文秀的兵马则瞄准了泽阵,两侧兵马都没有展的太开,而是集中兵力进攻一个矩形阵。风阵之中,李元庆早已看到了远处的一切,此时八卦阵重新开始旋转,李元庆沉着应对,“火枪手准备,射。”

弹雨突然袭来,如点点火星,笼罩着人群,还在冲锋的流寇准备不足,被打死好多人,最惨的是那些扛着撞城木的人,移动缓慢,简直是活生生的靶子。如此也就算了,其中阵中放出一些火箭,顺利引燃了干燥的撞城木,瞬间起了火。

一名头领冲上来,看了看被火焰笼罩的撞城木,头大如斗。被火力覆盖一阵,流寇一片混乱,不过攻势并没有停止,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扑击风阵,集中兵力打垮这个矩形阵。付出惨重代价后,终于冲了过来,几十名流寇扛着撞城木去撞矩形阵,可是八卦阵和通常的圆形阵不同,每一个矩形阵都是移动的,风阵盾牌不会傻乎乎的等着撞城木撞上来。

于是,战场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好几根撞城木追着风阵盾牌,身后的农民军士兵也是紧紧跟着。其他人感觉不到,那些扛着撞城木的农民军士兵可就惨了,没一会儿全都累的呼哧呼哧的,“头,这不对啊,这么打下去,一辈子也破不了对方的盾牌阵啊。”

其实不用别人提醒,好多头领头领们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这根本不是普通的圆形阵,人家官兵不会傻乎乎的等着你来撞。之前一心追着想要破阵,现在稍微平复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一颗心就沉到了谷底,为了破掉这个矩形阵,竟然从正西方追到了正南方,整个攻击阵型也变得乱七八糟,开玩笑,这种情况下,攻击真是摆成长蛇姿态,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果不其然,还没等这些头领们作出安排,一声响箭传来,一直被追击的风阵没有变化,天阵以及地阵却突然散开,两股银甲骑兵猛地杀出,冲着长蛇腹部一阵冲杀,农民军哪里反应的过来,骑兵攻击来势凶猛,去留匆匆。虽然杀伤力并不恐怖,可是这番进攻却将进攻长蛇分成了好几段,彻底陷入混乱之中。这个时候,农民军士兵有的想要继续追击,有的想要退,有的干脆慌不择路,陷入两个矩形阵之间的空当中。

那些陷入阵势之间的流寇,顷刻间就化为乌有。八卦阵没有停止运转,继续移动,到了这个时候,头领们也不会蠢到再继续扛着撞城木了,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撞城木被放弃,在几名头领的喝令下,流寇总算慢慢安稳下来,就这样,本来追击风阵的流寇在付出惨重代价后,竟然从地面绕到了东面,与刘文秀的兵马合在了一处。张存孟那边没讨到好处,刘文秀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反应比较快,在效果不显著后,果断放弃了追击,否则的话,空怕也得遭殃。

头领林图领着残兵退到刘文秀本部,经历之前一战,林图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有些不好了,他吞着口水,嘴唇发干,“刘头领,张存孟的方法不行啊,我们的人从西面一直追杀,效果甚微不说,结果自己死伤惨重。要不是反应够快,恐怕全都得陷进去。”

“是啊,官兵的阵势当真玄妙,真要说起来,威胁并不大,只要我们不主动进攻,对方也拿我们没什么办法。可是,如今这个境地,不打又不行”刘文秀也算是义军中少有懂兵法的人了,他也看出眼前的大阵防御力极佳,但就是没有办法。这就是地地道道的阳谋,摆出一个铁桶阵让你来打,明知道眼前是个铁王八,还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